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一(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手贱的开了个东李坑……

今天截到了一张粉丝数666的图好开心~~

最近糖吃多了本着我不能一个人糖尿病的心情开的坑

不会写很长……可能不会超过十篇

私设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这一篇是今天洗头的时候想到的……

虽然写到后来跟我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

有什么想看的梗大家也可以说说……有能力的话我会尽量满足大家……

毕竟这是一个靠脑洞和梗还有灵感堆砌起来的坑

没有正剧

只是想发糖

可能已经不会写虐了吧

狗血都不怎么写的出来了

每天只想着怎么发糖……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一(同居 甜饼) 
   
  ——洗头梗—— 
   
  李达康一向风风火火,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这样。 
   
  在和李达康同居的时候赵东来就发现了他这个上司的急躁。 
   
  他的李书记在工作中能有多细心,在生活中就能有多粗心。 
   
  赵东来直愣愣地眼神让李达康有些不适应。 
   
  “看什么看啊,看着我就能饱啦!吃饭!”李达康伸长手,将原本要夹进碗里的扣肉放到了赵东来的碗里。 
   
  赵东来立马低头吃着李达康夹过来的扣肉。 
   
  看那个美滋滋的样子,还能有什么出息。这样想着,李达康又夹了几块扣肉过去。 
   
  “哎达康你也吃些嘛,都夹给我你自己吃什么?”赵东来赶紧捞了几块卤的正好的肉放进李达康碗里。 
   
  “你这大小伙子壮实着就该多吃肉,我现在吃吃青菜就好了。”嘴上这么说着,但是他倒也不嫌弃赵东来夹来的卤肉,往嘴里塞去。 
   
  赵东来又在发呆了。 
   
  李达康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赵东来半张着嘴手中的筷子还夹着扣肉,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嘴。 
   
  在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想了会儿,李达康恍然大悟,连忙给赵东来夹了几块卤肉:“想吃就拿嘛,还一直看着我吃。” 
   
  看着那双开开合合的因为沾上油渍而显得格外润滑的双唇,赵东来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声音大得震天响。 
   
  “不就块卤肉至于吗?”李达康没忍住笑,“喜欢我明天让杏枝再做。” 
   
  “对了,达康,你也该洗头了吧?”赵东来僵硬地转移了话题,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被李达康嘲笑一个晚上。 
   
  “也是,这几天忙的有些忘了。”李达康点头。 
   
  他这两天的确是太忙了,轻轨八号线、光明峰项目、还有各种因为没在汉东反腐大潮中倒下而招致的网络舆论…… 
   
  赵东来也是知道,所以他自告奋勇地放下碗说:“我给你洗吧?” 
   
  李达康抬眼看了下一脸期待身后差就跟摇起来的尾巴的赵东来:“好啊。” 
   
  尾巴要实质化了。 
   
  吃完饭赵东来先去浴缸里放满水,让李达康上楼去取换洗衣物。 
   
  等李达康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放好一缸稍热一些的水:“你先进去泡一会儿澡,我去洗个碗,然后就来帮你洗头。” 
   
  “行行行,我知道,不用你再说了。”李达康一边解着扣子一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点头,“像老头子一样啰嗦个不停。” 
   
  “我如果是老头子,那也是你一个人的老头子。”赵东来不怕死地凑上去亲了下李达康因为脱下衣物而露出的肩头。 
   
  然后就赶紧跑了出去,果不其然从浴室里传出李达康的大吼:“你滚!” 
   
  等洗好碗进浴室里,李达康已经闭着眼躺在浴室里放松着。 
   
  一眼望穿清澈的水,看到了那人躺在浴缸里赤裸的身子。 
   
  赵东来差点移不开眼。 
   
  “好了?”李达康睁开眼看向他,问着。 
   
  “嗯。”赵东来迈开步子走到浴缸边坐下,“李书记您放松就好。” 
   
  哟哟哟,都用上敬语了。李达康心里腹诽着,估计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自从同居之后,李达康变让赵东来直呼自己名字。 
   
  赵东来也就很少在家里会喊他“李书记”,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在行床事要尝试一些奇怪体位的时候。 
   
  赵东来美名其曰:“情趣。” 
   
  温水打湿了李达康的头发,落在地上的时候又溅了赵东来一裤腿。 
   
  将花洒固定在一个正好的位置,让温水不断冲洗着李达康的发丝。 
   
  赵东来刚劲有力的手指伸进李达康的头发中,开始按摩着几个能让人放松下来的穴位。 
   
  “水温正好吗?”赵东来问着闭着眼睛似乎要睡着的人。 
   
  “嗯。”慵懒的鼻音敲打在本就不大的浴室的墙壁上。 
   
  “那我的力道如何?”赵东来又问。 
   
  “东来你话很多啊,”李达康眯着眼睛都快睡着了,几次被赵东来吵的睡不着,脑壳疼,“很舒服。” 
   
  手指揉着李达康的头皮,看着男人眉间的深痕浅了些下去,赵东来勾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不枉他看了那么多视频。 
   
  李达康的发丝并不是那种顺滑的,在发根的部位反而有些硬,支撑着它矗立。 
   
  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虽然在上级领导面前总是容易摆出笑眯眯的神色,但那挺直的脊梁却在宣告着他的高傲。 
   
  关掉花洒,往手心挤了些洗发水,先在掌中揉成泡沫了,然后再由两边抹到李达康的头上。 
   
  突然想起饭桌上紧盯着李达康耳后的一点白渍,赵东来略微低下头看了看,果然是没擦干净的胡须膏。 
   
  幸好不是很明显,没让其他人发现李达康在生活中的粗心。 
   
  手中按压着两侧的头皮力道适中的打转着。 
   
  “有哪里痒的地方吗?”赵东来柔声问道,却没有得到回应。 
   
  细细听来那人的呼吸已经变得平稳了下来。 
   
  睡着了?赵东来看着完全放松下来的人露出了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的温柔笑容。 
   
  再次打开花洒,让温水从发根慢慢地冲向头皮,小心地没有惊醒睡着的人。 
   
  冲掉残留在头皮的泡沫,赵东来一边按摩着一边打量着躺在浴缸里的人。 
   
  还是很瘦,躺着的时候肋骨隐隐约约的显出,两条细长的腿很结实,没有多余的赘肉,但是比起自己常年锻炼的腿来说还是瘦了些。 
   
  手指脚趾的指甲经常修理也浑圆的好看。 
   
  视线又回到了那人脸上。 
   
  眼角的细纹已经到了不用笑都看得到的地步了,眉间的刻痕让他看起来很严肃,平日里抿得死紧的双唇在睡觉时才会放松。 
   
  赵东来关掉花洒,将人从浴缸里捞出来。 
   
  喜欢打拳击的他并不觉得抱着怀里男人的有多辛苦。 
   
  赵东来低下头,在李达康的双眼颤了颤即将醒来前吻住了他的双唇。 
   
  “很晚了,睡吧,我的书记大人。” 
   
  ——细水·一 完——

      【东李】细水·二(同居 甜饼)

评论(6)
热度(147)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