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二(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最近开始考试了

要一直考到下周一

所以这个坑和那个休惹清风应该会停更

主要就是想说这个事情为了不乱占tag特地码了一篇……

因为甜饼码的比较快所以选择码这个……

今天的古代汉语真的很操蛋……

那几个甲骨蒙的快哭了……

题目看错了一道幸好最后检查出来了不然十分白送了

明天要考党课要疯了

还是摸鱼的时候最开心了……

尤其写甜饼的时候

一想到要考试头就痛……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二(同居 甜饼) 
   
  ——熬夜梗—— 
   
  李达康睡眠不好。 
   
  虽然他总是熬夜到很晚,早上又早起。 
   
  赵东来捧着个杯子坐在沙发上,头一点一点的。 
   
  每一次都是被下巴磕在杯子盖上给嗑醒的。 
   
  “你先去睡吧?我还要再一会儿。”许是看不下去了,办公桌后的男人抬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走过来蹲在自己面前。 
   
  这个动作使得赵东来一下就看到李达康的发旋。 
   
  老人常说“一旋拧,二旋横,三旋打架不要命”,赵东来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 
   
  两个旋一左一右站的分明,和他这个人一样横。 
   
  还记得吕州的月牙湖,这人说不签就不签,赵瑞龙找来的说客包括赵瑞龙全被他骂回去。 
   
  赵瑞龙说:“李哥,你就看在我家那老头儿的份上,就给签了吧。” 
   
  “喊谁都没用,你要是能让吕州几百万老百姓全部同意建你那个美食城,我就签!”真真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赵东来还记得当时站在门外有事报告的自己看着赵瑞龙走出来小声骂着“艹”的憋屈模样。 
   
  太解气。 
   
  或许是走神走的有些远了,李达康拍了拍他的大腿,依然保持着蹲在他面前的样子。 
   
  “啊?哦,不用,没关系,我等你。”赵东来揉了揉眼睛,捧着手里的杯子不小心没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噗嗤……”蹲在自己面前的人看着自己笑了起来,“你啊……”男人拖长的声音拉到最后只剩下气声,性感到不行。 
   
  “我明天也没什么事儿,倒是你,明天还是很忙吧?”赵东来弯腰伸手捞着李达康的腰让他站起来。 
   
  或许是蹲了些时间突然站起来导致血压不足,李达康晃了下身子,直接被赵东来强硬地拉到他腿上坐下。 
   
  “赵东来!”这样的坐姿对于李达康而言过于羞耻,他挣扎了下。 
   
  最终也是没能挣开,倒也不是怪赵东来力气太大,就算赵东来力气再大,想要将一个挣扎的男人困在怀里还是有些难度的。 
   
  感受到坐在自己腿上的男人的妥协,赵东来开心的几乎要抱着他转圈。 
   
  当然他最终也没这么干,毕竟他还是怕自己晚上会被李达康锁在卧室外。 
   
  把手中的杯子放到一边的矮桌上,就着姿势将头埋进李达康怀里,赵东来的声音因此而听的有些闷闷的,像是只受了巨大委屈的人形犬:“我的李书记啊……” 
   
  声音里也是满满的无奈。 
   
  “我知道,早点睡。”李达康拍了拍埋在自己怀里的头,“我不就是因为答应了你的这个要求才准时下班的吗。” 
   
  “可是你在家也没有早睡啊。”赵东来叹气,与其看着人在自己眼前操劳到深夜还不如自己守到深夜等着人回来洗个澡就能睡觉。 
   
  “睡不着。”李达康有些举手投降的意味,这倒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也是多年的生物钟了。 
   
  “你可不年轻啦我的李书记,胃也不怎么好,经常抽烟现在肺也不怎么好了,还会偏头痛的……”赵东来又叹气了一声,“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嗯?” 
   
  “嫌弃的话就自己去睡觉吧。”气话般,李达康顺势就要从赵东来腿上站起来。 
   
  “我怎么会嫌弃,”赵东来立刻手上又用了些力,把李达康重新按进怀里,赵东来赶忙抬起头安抚自家那似乎生气了的上司,“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 
   
  “只不过……”赵东来认真地看着李达康的眼神使得李达康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 
   
  “我还想和您一起白头啊,我的李书记。” 
   
  赵东来这小子满嘴情话的,李达康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 
   
  所以那种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让李达康差点认为自己要猝死过去了。 
   
  心里的那头老猫居然还没死又开始挠着心肝。 
   
  痒兮兮的。 
   
  “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李达康故意绷着脸,凶巴巴地看着赵东来,“连我的事情都指手画脚了起来,啊?” 
   
  赵东来脸上虽然是摆出一副更加委屈的表情,可李达康分明感觉到束在自己腰上的双臂更紧了一些。 
   
  得寸进尺。 
   
  “不是啊,达康,你看,都十一点五十几分啦,你真要看文件看到明天啊?”赵东来岂会不知李达康这熬夜成习惯的生活状态,但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想帮助李达康改过来。 
   
  还没在一起之前他不敢,还没同居之前他没能力,现在他既有这个胆量又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做呢? 
   
  先从等开始,每天都坐在李达康办公桌前的沙发等着他看完文件一起去睡觉。 
   
  最开始赵东来还会因为困而打好几次盹,最近生物钟也逐渐被改了过来,勉强能撑着不睡。 
   
  他知道,李达康终会心疼他这样默默地等待。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无论用什么无赖的办法都要劝李达康早点睡。 
   
  “要我去床上干瞪着眼还不如多看几份文件。”李达康也不是不知道赵东来心里的小算盘,而且,说实话,他也真的是心疼了这个每晚等到满脸睡意却还倔强着等他的赵东来。 
   
  “要不然……吃点安定试试?”赵东来迟疑地开口。 
   
  是药三分毒。他并不想要李达康用这种方式入眠。 
   
  但若是偶尔吃几次能让他早些睡,赵东来也是想要试试的。 
   
  眼前的人瞪着眼睛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模样让李达康想起早年在金山时喜欢跟着自己到处跑的中华田园犬。 
   
  都很蠢。 
   
  但是又让他感到很温暖。 
   
  自己怎么能再拒绝这个时时刻刻想着对自己好的人呢? 
   
  李达康挣了挣,最终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将笔盖上盖子,然后又走回似乎在发呆的赵东来面前。 
   
  “睡觉啦,干嘛?还要我请你不成?”说完就头也不回地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赵东来看着男人的背影,逐渐张开了笑容:“遵命!我的李书记。” 
   
  ——细水·二 完——

      【东李】细水·三(同居 甜饼)

评论(11)
热度(106)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