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六(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同居后一些自认为甜的小段子

本来想坑群里的太太

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欠下了很多坑

……总而言之

长路漫漫

大佬们吃我东李安利吧求你们了

东来小天使真的很萌很暖心的

明天更休惹清风吧……

最近东李鱼摸太多了……

不过还是求大佬们太太们吃我安利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六(同居 甜饼) 
   
  ——火锅梗—— 
   
  自从得了胃病之后,李达康就很少吃辛辣等刺激食品。 
   
  然而在此之前他是个格外喜欢吃火锅的人。 
   
  尤其喜欢虾滑。 
   
  眼睁睁地看着浑圆通透的虾滑被漏勺从红汤中捞出,覆在虾滑上的红色汤汁缓慢地滑了下去,在漏勺的勺底汇聚成一滴,复又滴落汤锅中。 
   
  一双筷子夹走了虾滑,放在用蒜末醋和蚝油,还撒了一把芝麻的酱料中捞了下,原本红润的虾滑染上了一层粽黑色,然后被塞进了一张嘴里。 
   
  毫无意识地伸出舌头舔着唇瓣,李达康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是有多灼热。 
   
  “达康?你怎么光顾着看我吃啊?你自己也吃啊。”赵东来知道他喜欢虾滑,所以将一碟虾滑中的三分之二都倒进了属于他的那半锅清汤中。 
   
  看着白惨惨的汤底浮上来的同样白惨惨的虾滑,李达康突然没了胃口。 
   
  “我试……”李达康组织了半天语言刚吐出两个字就被赵东来挥手:“不行,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胃。” 
   
  知道自己这胃受不了辛辣刺激,真吃了红汤的估计也就是,麻辣一时爽,爽掉半条命的结局。 
   
  可是没有辣的火锅还能叫火锅吗! 
   
  清汤虾滑怎么能展现出那种海鲜的腥甜与红汤的麻辣相碰撞的极致美味! 
   
  “我记得你挺喜欢吃黄瓜片的,我给你下一点?”赵东来手里端着一叠平切的薄长的黄瓜片询问。 
   
  “不用,这个捞一下就能吃,我等下一片片捞。”李达康摆摆手,拒绝了赵东来想要把黄瓜直接下锅的提议。 
   
  “捞一下就吃?捞一下就吃你的胃受得住吗?”赵东来迟疑着眨眨眼睛。 
   
  “这个没关系的我的胃没有那么脆弱的。”李达康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赵东来的红汤。 
   
  他感觉到了一丝委屈。 
   
  凭什么每次吃鸳鸯锅他都得吃清汤的那一半,每次爽的只有赵东来一个一点儿也不公平。 
   
  他不过是胃比普通人差一点儿,又不是胃坏掉了,凭什么不能吃红汤。 
   
  或许是怨念实在过于深重,深重到赵东来这样迟钝的人都发现了。 
   
  不过说实话,或许赵东来在其他的事情上有些迟钝,但他在李达康的事情上从不迟钝。 
   
  相反,还敏感的很。 
   
  也知道剥夺一个爱吃辣的人吃辣的权利是多么的残忍,再加上每次吃火锅时那人瞪着自己的碗那几乎具现化的怨气,赵东来知道自己心软了。 
   
  赵东来叹了口气,将服务生召进包间,向她要了碗温水。 
   
  随后将服务生端来的温水放到李达康面前:“唰一唰了再吃吧,没那么刺激。” 
   
  李达康扬起了笑容:“谢谢你,东来。” 
   
  露出牙的笑脸格外的……赵东来捂脸,太可爱。 
   
  如果李达康能每天都顶着这样的笑容,他无论提出什么要求,赵东来想,自己都是会答应的吧。 
   
  可能床上关于位置的问题也能答应的吧。 
   
  没办法的,在这样的笑容面前什么原则都是不存在的。 
   
  清汤里的食物都被捞进红汤中,然后再由温水唰过一遍。 
   
  进嘴的时候没有原本那样辣,但也颇有风味。 
   
  不过还是不爽,毕竟没了那样的辣度,还带上了一丝水味儿。 
   
  吃了几口李达康又停下了筷子,这餐吃的不够爽快,也太过憋屈。 
   
  带着水味儿的辣将点未点起他的怒火,反倒是撩拨起他许久未曾发作的小孩子心性。 
   
  在外总是熬着憋着自己时不时就想要发作的小孩子心性,这回终于在赵东来面前憋不住了。 
   
  有些生气的放下筷子。 
   
  “我不吃了。”赌气的话宣告着那人的怒火。 
   
  赵东来有些无奈的放下筷子,他也是知道这个人在某些时候会像个小孩子一样。 
   
  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否则丁义珍刚出事的那个晚上他又怎会大半夜把纪委书记张树立和光明区区长孙连城叫去办公室大骂一通。 
   
  就像是被大人责怪了的孩子又把责任平摊到其他小孩身上。 
   
  赵东来把离开座位,直接坐到那人身边去。 
   
  “我的李书记,您的胃可是再也经不起您折腾了。”赵东来一手搭在那人的椅背上像是搂住那人的姿势,另一手扶上李达康的胃部,“您看看您每次胃病发作的样子。” 
   
  “那有什么,都习惯了。”李达康在筷子放下的那一瞬就知道自己太孩子气了,一个怎么说也是年纪已过半百的人了,还总是喜欢耍什么小孩子心性的,简直丢脸。 
   
  但是他又拉不下那个脸说什么“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的”。 
   
  “您看您,又说这种话,对,您是习惯了,可是我还没习惯。”赵东来抬起手摩挲着李达康眼角的细纹,“我的心还会痛。” 
   
  男人稍稍移开了头,半侧过身子看他。 
   
  刚刚生气时紧绷的嘴角已经松了下来,赵东来也知道现在的李达康早就没有生气了,只不过急需一个台阶下。 
   
  他想要台阶的话还不容易,自己给他造一个呗。 
   
  “只能吃一点。”一旦对峙,赵东来总是最先让步的那一个。 
   
  倒也不是想到职位高低而做出的让步。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不就是互相迁就的吗? 
   
  在工作上李达康能够尽可能迁就他,那么相应的,在生活中他就要尽自己可能去迁就他。 
   
  但是赵东来既不想看到李达康胃病发作的模样,也不想看到他刚刚那可怜兮兮的模样。 
   
  也顺势给了李达康一个台阶下。 
   
  漏勺沉入红汤中缓慢地搅动着,再次露出汤面的时候上面躺着几只虾滑。 
   
  “等下。”李达康夹起虾滑的筷子在往回缩的过程中被赵东来挡住了。 
   
  赵东来眼疾嘴快的含住筷子夹住的虾滑。 
   
  “你……”李达康刚想说出什么话就被赵东来凑上来的嘴堵住了。 
   
  虾滑被渡到了他嘴里。 
   
  原本还是滚烫的虾滑因此而温和了许多。 
   
  “这样不会不够辣吧?”赵东来用额头抵住李达康的额头,看着那人含着虾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的模样笑了笑,“而且也不会太烫,免得伤胃。” 
   
  “什么玩意儿啊真是……”赵东来听见那人喃喃着的声音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我想和您一起生活很久很久,所以您也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啊。” 
   
  赵东来用眼角撇了下,那人的耳根子和鸳鸯锅里的红汤有的一拼。 
   
  ——细水·六 完——

       【东李】细水·七(同居 甜饼)

评论(15)
热度(116)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