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七(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段子

总共十篇

完了我TM居然被自己写的东来小天使萌到了

感觉东李已经写不出除甜之外的东西了……

每天只想着东李还能怎么甜

我要高血糖糖尿病了……

构思的东来黑化到最后都变成糖了什么的……

有毒啊……

东来大金毛太可爱了

又去看了人义的丁海峰老师的采访

自我介绍时说的“直接对市委书记李达康负责”真的太忠犬了

好萌啊

东来小天使我要为你打call!!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七(同居 甜饼) 
   
  ——拳击梗—— 
   
  他家书记又在盯着他的手臂发呆。 
   
  赵东来顺着他的眼神往自己的肱二头肌看去。 
   
  上面有两条红痕,还破了皮。虽然不是很痛,不过看着还是有些刺眼的。 
   
  然后再转头看向李达康。 
   
  似乎因为没睡好的缘故,头毛翘了起来,支棱在那里显得有些滑稽。 
   
  总觉得这两天他看着自己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昨晚也是,居然发呆到自己撞了他几次都还没回过神来。 
   
  他在想什么?赵东来歪着头想了想,可惜他不是李达康肚子里的蛔虫,猜不出来。 
   
  赵东来用一只手肘抵在桌上撑着自己的头,靠近李达康的那只手抬起,按在了他翘起的头毛上。 
   
  “我的大书记,在想什么?”赵东来歪着头看着因为被自己撸了头毛而回过神来的李达康,嘴角浸着温柔的笑意。 
   
  “没,没什么。”似乎是没有想到赵东来会这样问自己,李达康连忙摆手。 
   
  手掌下的头似乎有要逃离的意图,赵东来贪恋于那种略微扎手的触感,出声到:“这里有一撮头发翘起来了,我给你捋一捋。” 
   
  挺了自己的话,李达康安静了下来,低垂着眉眼让赵东来在他的头上摸着。 
   
  “好了。”顺势又抓了把,赵东来收回了手。 
   
  见好就收,这样下次还能再摸摸,要是把这人惹毛了,那可就没有下次了。 
   
  “东来……”那人突然开了口,差点儿没把刚捋完头毛还沉浸在其美妙手感的赵东来吓一跳。 
   
  “诶,李书记,有何指示?”赵东来一脸狗腿样的凑过去。 
   
  “我记得你……很喜欢打拳击。”李达康迟疑了下,然后撇过头去,耳根竟有些发红,“教我吧。” 
   
  赵东来反应了好久才知道李达康最近为什么老是看着他发呆了。 
   
  “放心,一定把你的臂膀练的和我一样结实。”赵东来笑着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膀。 
   
  “不就打个拳击吗,”李达康用眼角不屑地瞥了眼一眼,“看把你能的。” 
   
  “嘿嘿……”赵东来发出了傻笑,然后不要脸地凑上去握住那人的手腕,“这就是您最近老盯着我发呆的原因吧?” 
   
  “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李达康甩开了赵东来的手,“我明天就完开始学。” 
   
  “遵命,我的李大书记。”赵东来抢着在那人起身前凑过去在李达康脸上吧唧了一口。 
   
  然而计划一开始就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 
   
  “十分钟跳绳?我是想学拳击不是要去参加跳绳比赛!”李达康看着面前的绳子然后又把目光转向赵东来。 
   
  “这个是准备活动,热身热身,能让血液流动起来,锻炼身心功能。”赵东来无奈的看着面前双手环胸的人,他穿着自己的拳击练习服,比自己要瘦一号的身子套在宽大的练习服里就像是个偷了大人衣服的孩子,“那——五分钟?” 
   
  “……”,李达康的眼刀狠狠地剐了几下赵东来,等到他都快缩墙角里瑟瑟发抖时才拿起了跳绳。 
   
  事实证明,平常不锻炼的人突然锻炼起来的结果就是……上气不接下气。 
   
  刚刚结束跳绳的准备运动,李达康就有些腿软,想要躺回沙发去装死。 
   
  “接下来可以开始学了吗?”李达康用手背擦了擦汗,向赵东来询问道。 
   
  “还没呢,哪能那么快啊,”赵东来忍住笑没去挑明李达康眼里明明白白额的绝望情绪,“跟我一起做吧,俯卧撑。” 
   
  李达康花了好大的劲才没把手中还握着的跳绳扔出去。 
   
  “很简单的,每组25个,做4组就行了。”赵东来首先做了示范,两手握成拳撑在地上,上下起伏间第一组很快就做好了。 
   
  李达康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四肢发达了。 
   
  赵东来每一次俯下身的时候他的肱二头肌就会鼓囊囊的涨起,汗水挂在上面极具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很强壮。 
   
  起身时两臂绷得笔直,肌肉均匀的覆盖其上。 
   
  一想到每次自己的腰都是被这样的臂膀握住,李达康就觉得双颊有些滚烫。 
   
  所以他想要学拳击,想要自己的臂膀也能想那个人一样的健壮。 
   
  他倒也不是毫无肌肉,只不过和那人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来吧,我教你?”赵东来做完一组不过是脸色有些微的发红,但总体而言还算得上是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 
   
  李达康过去,在他旁边伏下了身,学着赵东来的姿势将双手捏成拳抵在地面上。 
   
  他很少做俯卧撑,只在学生年代做过,还是因为要过体育考试才做的。 
   
  这么多年没做了,李达康实在是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做至少一个。 
   
  咽了口唾沫,李达康尝试着压弯自己的双臂。 
   
  令他欣慰的是,虽然许多年不曾做过,但他还可以做五个,从第六个开始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撑着身体的双臂已经在打着颤,弯折起来的时候抖得像是帕金森晚期。 
   
  汗水从额头迸发,顺着脸部的线条滑到了下巴,汇聚成一滴后终于不堪重负地落下。 
   
  也知道李达康现在不过是碍着面子在硬撑,赵东来上前扶住那人的手臂:“休息一会儿吧?” 
   
  李达康看了一眼他后又迟疑了会儿,最终答应了他的提议。 
   
  起身的时候双臂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还想学吗?”坐在沙发上,赵东来伸长手臂,不顾那人的挣扎强势地把人捞进怀里,“你说你,学这个干嘛。” 
   
  “就你体面你能打拳击你有肱二头肌。”李达康喃喃着,一股子的不满。 
   
  “因为我是公安局长嘛,要保护好我的书记大人,所以我一定要会拳击,一定要有肱二头肌。”赵东来伸手捏了捏李达康的上臂,“您呢,就好好的坐在办公室里,想想怎么发展好京州,怎么为京州的人民谋利益就好了。” 
   
  “嗯……”赵东来想了想,“顶多拿哑铃什么的练一练就好了,不需要花时间去学拳击。” 
   
  “我学点防身术还不行啦?”李达康怼了回去,一边揉着自己有些发酸的胳膊。 
   
  “没必要的,我的李大书记哟,”赵东来又紧了紧手臂,将人圈在怀里,“您不是有我嘛。” 
   
  ——细水·七 完——

     【东李】细水·八(同居 甜饼)

评论(8)
热度(98)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