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八(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段子

一共十篇

只剩两个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已经陷入了想发糖却不知道发什么糖的境地……

希望能有更多的太太一起来扛东李这面大旗

东来小天使我要为你打call!!

你怎么可以这么暖哭唧唧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八(同居 甜饼) 
   
  ——受伤梗—— 
   
  赶到医院的时候那人正躺在床上睡着。 
   
  据在场的人说表现的很英勇。 
   
  屁的个英勇。 
   
  李达康气势汹汹地推开门,却是在进门的时候放轻了脚步声,手中提着的水果特地让店家换成篮子装,以防打开塑料袋时哗啦啦的声响吵醒了那人。 
   
  以前李达康经常看见这人的睡颜,但后来自从这个人用尽浑身解数为了让自己不要熬夜,陪着自己熬夜之后,李达康就很少看见赵东来的睡颜了。 
   
  听说伤的不是太重,不过是后背和肩膀被砍了六七刀。 
   
  但李达康听着就来气。 
   
  自己都舍不得砍的人居然被那些瘾君子砍了。 
   
  嘴里酝酿了半天的“操他娘的”最终还是没有吐出来,李达康怕吵醒了那人。 
   
  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目光从描绘他的眉眼开始。 
   
  眉毛有些浓,比自己要浓,所以显得更英气一些,鼻子有些挺,所以他们接吻的时候赵东来总是习惯性的歪过头,似乎生怕砸到他。 
   
  双唇比起他来要厚实一些,所以不显得薄情。 
   
  如果不开心,嘴角会向下压去,再配上他蹙紧的眉,就会显得格外委屈。 
   
  自己一般会败在这样委屈的表情下,然后这人就会恬不知耻地得寸进尺。 
   
  自作聪明。 
   
  然而这次他再怎么委屈自己也不会原谅他。 
   
  想到这里的时候床上那人也悠悠转醒,等他的眼神稍微清明了些使就看到了床边的李达康。 
   
  激动地刚要撑起身子就被那人一抬手制止了。 
   
  “达……” 
   
  “先汇报吧。”李达康一脸冷漠的表情上明显写着“生气”二字。 
   
  赵东来也知道自己这次犯得错大了,连忙听从李达康的指示开始汇报:“……计划很周详,而且也很隐秘,那些贩毒的还没来得及给枪上膛就尽数落网。”言语中竟还带着些小得意。 
   
  但李达康立刻就抓到了重点。 
   
  他们还有枪! 
   
  怒火以燎原之势涌了上来,从胸腹间直接撞上大脑! 
   
  虽然自己也知道这是他这个公安局长应尽的职责,但是李达康仍是压不住自己的怒火。 
   
  他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 
   
  脸色又冷下三分,用眼角瞥了眼赵东来就合上眼往椅背靠去。 
   
  房间里冷的都可以当冰柜使了。 
   
  赵东来说完就发现气氛不对,空调有些冷。然后就知道,这个人的怒火值已经满了,本想等着挨批,谁知那人看了他一眼就直接合上眼靠在椅背上不说话。 
   
  这比骂他还可怕。 
   
  赵东来也知道自己有不对的地方,而且这个不对的地方还挺大的。 
   
  估摸着这次是吓到那人了,赵东来缓慢地伸出手,放到那人的膝盖上。 
   
  赵东来放轻了声音:“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别生气了,嗯?”赵东来抬眼看了看那人,眼睛还死闭着不肯张开,继续道,“我不该让你担心受怕的,不该没有提前和你知会一声就去抓人,不该这么不爱惜我自己。你也别生气了好不好?把自己气坏了多不值得。” 
   
  那人没有睁眼,但是喉结上下滚动了几次,赵东来知道,那人的怒火至少降下了一半。 
   
  “多大脸呢你。”李达康开了口,声音里满是疲惫的沙哑,听的赵东来心下一颤。 
   
  这次的抓捕活动是在深夜进行的,赵东来走的时候没有喊醒那人,现在看来他当时也应该醒了过来。 
   
  可他并没有拦住自己问自己去哪里。 
   
  所以他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直等到刚刚自己负伤的消息? 
   
  他是怎么在一个人的深夜中,在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的情况下熬了这么久? 
   
  赵东来只想伸出手去拥抱他,可肩膀的伤口扯得他疼的嘴角一裂。 
   
  “对不起,我的错,对不起,……”赵东来一个劲儿的道歉,眼睛紧盯着那人的脸。 
   
  李达康终于还是睁开双眼了,眼底浮着血丝:“你没错。” 
   
  赵东来的确没错,这样隐秘的牵扯重大的计划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说的。 
   
  只要一开口就很可能走漏风声。 
   
  “抱抱我,好吗?”赵东来看向那人,提出了要求。 
   
  后背与肩膀的疼痛让他无法自如的移动,使得没有办法给李达康拥抱。 
   
  这个要求对李达康而言是有些困难,虽然是独立的病房,但怎么说也算是公共场合。 
   
  市委书记和市公安局长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这传出去会是多大的新闻啊。 
   
  然而李达康还是起了身,他弯下腰,把头放在那人没有受伤的那边肩膀上两只手虚环着赵东来。 
   
  谁知这赵东来猛的抬起两只手绕住他的腰就把他凶狠地抱进怀里。 
   
  动作幅度过大扯到了肩膀上的伤口,疼的赵东来嘴角一裂。 
   
  “你在做什么!伤口扯到了你知不知道!”李达康倒也不敢乱动,生怕给人造成什么二次伤害。 
   
  “我知道我知道,”赵东来用肩膀没有受伤的那只手顺了顺李达康的后背,“但我想抱你。” 
   
  说出的话还是那样流氓。 
   
  这让李达康有种真实感,这个人还在自己身边的真实感。 
   
  没有人能够体会他眼睁睁看着赵东来离开时的心情,也没有人能知道在听到赵东来负伤时他那种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的感受。 
   
  直到亲眼看到他躺在病床上,亲身感受到他的体温,李达康才是放下了那颗心。 
   
  嘴唇蠕动着,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李达康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下次了?这种话他不该说,因为李达康清楚,还会有下次,甚至还会有下下次。只要赵东来还是公安局长,就一定会有。 
   
  所以这种让公安局长不负责任的话他不能说。 
   
  以后这种事要提前告诉自己?这种话他也不能说,虽然他和赵东来确立了关系。 
   
  但这并不代表市委书记和市公安局长确立了关系。 
   
  和他在一起的是赵东来,不是市公安局长。 
   
  所以当赵东来在履行公安局长的职责时,他李达康没有过问的权利。 
   
  叹了口气,李达康的声音软了下去:“下次,小心点。”他只能这样说,这才是最符合他身份的话。 
   
  搂住他的双臂紧了紧,耳边传来赵东来坚定的声音。 
   
  他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细水·八 完——

      【东李】细水·九(同居 甜饼)

评论(4)
热度(110)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