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依旧感谢小天使 @Sherly达康书记的西装裤! 的甜梗

原计划十篇目前会多写两篇左右

谁说康康无趣没有情调的滚出来看我不打爆他的狗头【☜我不是我没有

东李日常互撩互宠系列

本篇又名:今天你被甜吐了吗

余粮素鸡:我都说了多少遍,别放糖!别放糖!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同居 甜饼) 
   
  ——生日梗—— 
   
  李达康又去调研了。 
   
  陪着沙书记去的。 
   
  也不知道这个沙李配能不能成,赵东来这样想着,然后放下了手中的诗集。 
   
  他倒是希望能成。 
   
  像李达康这样有才能的人需要给他更大的平台来施展拳脚。 
   
  不过如果李达康成了省长,赵东来顿了顿,那在工作上自己可就没有办法这么频繁的和他交流了。 
   
  而且当了省长之后肯定更忙了。 
   
  那样的话他会不会老是忘记吃饭?他的胃病会不会更严重?赵东来不禁又担心了起来。 
   
  李达康在改革建设方面的能力那真的是没的说,就连赵东来这样从事着和改革建设不沾边的职业的人也在听到李达康的成就时为他所钦佩不已。 
   
  然而这么长时间的同居后赵东来早就知道了李达康在生活中是个怎么样的小白。 
   
  但凡他在改革建设方面的能力分一点到生活上,他都不会落下这么多毛病。 
   
  赵东来也见过那人高强度的工作,他对自己真可谓是个实实在在的“李扒皮”,压榨到每一个神经每一滴血液去。 
   
  最开始的时候总是金秘书通知自己这人又忘了吃饭,然后自己便屁颠屁颠的拎着饭盒到那人的办公室。 
   
  那人一般是头也不抬,只吊着眼角快速地扫了他一眼,然后说,放那里我等会儿吃。 
   
  前两次赵东来还会说,诶,好。然后就离开了。 
   
  后来等金秘书把饭盒给他送回来的时候才发现,除了温度已经冷了下来,还真是怎么进去的怎么出来。 
   
  然后赵东来就开始守在李达康的办公室里。 
   
  他说,您先吃,您不吃我就不走了。 
   
  那人估计也是没熬过他,到头来也就顺从地拿起饭盒一口接一口地往嘴里塞。 
   
  就连吃饭都急的像是被谁追赶着。如同给布偶里填棉花一样的吃法让赵东来摇头不已,李书记啊,饭呢是要细嚼慢咽,您这样囫囵吞枣的对胃也不好。 
   
  那人快速地咽下最后一口饭,将饭盒整理好再递给他,满脸的不耐烦。 
   
  那种神情,就像是被妈妈啰嗦了半天的叛逆期少年。 
   
  赵东来想了半天觉得这个比喻一点儿也不恰当,李达康不是叛逆期的少年,他自己更不是什么妈妈。 
   
  或许是想的有些远了,等赵东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傍晚时分。 
   
  也不知道那人今天有没有好好的吃饭。 
   
  应该有吧,毕竟是和沙书记一起去调研,就算他不想吃,人家沙书记也是要吃饭的,李达康总不能傻愣着盯沙书记吃饭吧。 
   
  况且人家沙书记一看那身材就是经常锻炼在饮食方面懂得搭配的人。 
   
  想到这里,赵东来略微放下了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那要沙李真能配成的话,自己也可以去找下沙书记,看看他能不能帮自己盯着些李达康。 
   
  这下赵东来总算是完全放心了下来,然后才去厨房里给自己炒几个小菜。 
   
  今天是赵东来的生日。 
   
  本来赵东来自己都不知道,还是早上起床给李达康倒温水回来后看着那人手中的行程表凑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的。 
   
  当时赵东来一边给窝在怀里的人喂着温水一边问,今天的行程表上面为什么打了个星号? 
   
  那人还喝着水,然后撇了他一眼,赵东来接收到信号后把水移开,看着那人舔了舔水润的唇说,今天你生日,我晚上可能赶不及回来给你庆祝,你自己多给自己炒几个菜,实在不济,就出去吃点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稀疏平常的几句话却让赵东来感动到想哭。 
   
  这或许就是李达康表达爱意的方式了吧。 
   
  赵东来又想到早上把那人吻得头晕目眩的模样弯起了嘴角。 
   
  本来还以为自己会被那人骂一顿,谁知他只是用脚踢了踢自己,道了声,该起床了。 
   
  这是不是说明以后自己都可以讨一个早安吻了呢? 
   
  赵东来将菜端出来后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疑惑地看过去,然后发现李达康顶着张红彤彤的脸走了进来。 
   
  一进来是满屋子的酒气。 
   
  估摸着是晚上被林城的那些人拉着吃了个饭又喝了些酒,赵东来就要迎上去,谁知那李达康手一指,慢着,我陪你吃饭。 
   
  那人手里提着一个有些大的袋子,开口处还是可粘合的,赵东来没有机会看到里面的东西,只觉得有些鼓囊。 
   
  李达康将袋子先放在门口,然后脱了鞋袜进厨房洗了个手。 
   
  “今天怎么吃这么好啊?”听到这句话赵东来就知道这李达康有些喝断片儿了。 
   
  估计是忘了自己早上说的话了,赵东来无奈地笑着,然后给李达康盛了碗饭。 
   
  “难不成是猜着我会回来?”李达康坐在凳子上,歪着头笑,一只手指着他问。 
   
  看起来可爱得紧。 
   
  赵东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先吃饭。 
   
  然后那人就在饭桌上絮絮叨叨了一起,一会儿什么沙书记也真是的老是给他夹肉他明明更喜欢吃菜,一会儿什么林城真是从他走后就一动不动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一点改革精神都没有,一会儿又玫瑰园倒是开的很艳漫山遍野的红玫瑰美到不可收拾。 
   
  然后赵东来就看见李达康起身,有些摇摇晃晃,还没来得及放下筷子去扶,那人就将手拍到自己头上,还揉了揉。 
   
  李达康说:“下次一定要带你去看玫瑰园。” 
   
  赵东来眨了眨眼睛看向李达康,然后展开了笑颜:“诶。好!” 
   
  “你等等。”李达康突然伸出手止住了赵东来想要继续说话的嘴,然后快步走到自己的袋子边:“本来沙书记说要在林城那里住一晚上,我劝了好半天他才同意晚上回来,幸好晚宴也没有开多久,不然还真就赶不上了……” 
   
  他蹲在那里絮絮叨叨着,手下的动作也没停。 
   
  然后他背对着赵东来把袋子里的东西取出来,猛的转身。 
   
  那是最炽热的情感,红火而又热烈,烧灼的赵东来眼眶都略微红着。 
   
  李达康开心到眼睛都眯起来的笑脸在那一束玫瑰后隐着。 
   
  “生日快乐。”他说。 
   
  赵东来二话不说,直接上前,隔着那样灿烂的红玫瑰吻住他。 
   
  “我爱你。”赵东来回答。 
   
  ——细水·十 完——

       【东李】细水·十一(同居 甜饼)

评论(16)
热度(107)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