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一(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本篇涉及到一些血腥场面

And可能涉及到常识性的像是……jc办案方面的错误……

欢迎指出

如果东李的文能写到十万字左右想出个本【毕竟很多配对都有本了但是东李没有想做点贡献……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要○| ̄|_

没有的话我就做本自己收藏吧○| ̄|_

不过十万字还是有点遥远的……算了下目前才有四万五左右○| ̄|_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一(同居 甜饼) 
   
  ——拥抱梗—— 
   
  李达康向来不喜欢拥抱。 
   
  按照他的话说是,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多奇怪,而且…… 
   
  后面没说下去的话赵东来想他应该知道。 
   
  看那人突然红了的耳廓就隐约猜得出来下半句话—— 
   
  而且还容易擦枪走火。 
   
  坐在沙发上,赵东来百无聊赖的按着手中的遥控器。 
   
  今天是周末又没什么事,和下面的同志交接轮班后就先回来。 
   
  不过那人也是,周末也加班啊。赵东来一回来发现房子空落落的,就知道李达康一定又去哪里突击视察了。 
   
  赵东来还记得自己最开始知道李达康这个习惯是一次周末出‖警的时候。 
   
  还是在林城。 
   
  那个时候的赵东来还是个分局局长,管理的片区是开发区那一片。 
   
  是接到报‖警说是开发区的那片湖有人要投湖自杀。 
   
  然后赵东来赶快带上人一路警‖笛呼啸着赶到了开发区。 
   
  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晚了点,那人跳完了,不过被人救了上来。 
   
  救人的是当时任林城市委书记的李达康的秘书。 
   
  后来熟络了之后赵东来曾问过小金,你怎么当时就跳下去救人了呢?那么多人看着你就不怕闹出什么大新闻? 
   
  那个时候小金苦笑,他说,没办法,当时他再不跳,李达康就要跳下去了。 
   
  赵东来事后想想,也是,那片湖怎么说都是李达康的心血,中途还出了那么多岔子,总算是建成了怎么都不能落下个“自杀湖”的名头。 
   
  然后赵东来夸着金秘书,他说,你书记真行,比我们jc感到现场的速度还快。 
   
  可能是因为熟络了起来,又是在下班时间,那金秘书毫不客气的剐了赵东来一眼,屁,那是在视察。 
   
  可能是跟着李达康跟久了,说话都有些受影响,表情也学了三分像,不过还是不一样。 
   
  形似神不似,韵味不足。 
   
  然后赵东来就知道了李达康有周末突击视察的习惯。 
   
  事先就连小金都没有告诉,只是在周六或周日睡醒了想起来,就给小金打给电话让司机等着。 
   
  没有工资的加班,然而小金却还干得挺开心的。 
   
  金秘书说这话的时候被赵东来以一种“你没事儿吧”的眼神盯着。 
   
  你不知道,李书记站在那群懒政不作为的人面前,一手叉着腰另一手指着他们骂的样子,看的真是太爽了! 
   
  赵东来顺势想起每次会议上李达康骂孙连城的模样,点了点头,他说,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换来换去也不知道看什么,赵东来叹了口气,然后又调到汉东卫视去。 
   
  “……今晨,京州市光明区发生一起恶性车祸,造成……”赵东来突然睁大了眼睛,手机也在这时候亮了起来,是今天轮班的jing员打来的。 
   
  “赵局长,现在我们已经在维持现场秩序了,雨有些大有些不好控制,市委李书记也在现场……” 
   
  后面的话赵东来没怎么听清,他记得自己只说了一句:“好的,我马上过去。” 
   
  连忙换好jing服,赵东来驱车赶往现场。 
   
  场面相当混乱。 
   
  三四辆车被撞得变形,因为下雨的缘故,地上的血被冲散开来,铺在油柏路上像是一条暗红的长河。 
   
  jing戒线外满是看热闹的人群,jing戒线内站着一脸惨白的李达康。 
   
  金秘书给他打着伞,黑色的伞仿佛给他隔离出了一个世界。 
   
  赵东来连忙上前指挥现场,随手抓了一个人过来:“是怎么回事?” 
   
  “是一场报复xing车祸,从现场的这些群众的说法是,这个人故意挑着人多的地方开车乱撞,因为今天是光明商场特价甩卖的最后一天所以人很多,嫌疑犯也在车祸中丧命了。” 
   
  “李书记正好在光明区视察,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光明区最大的光明商场二楼。” 
   
  “他……看到了?”赵东来咽了咽唾沫,问道。 
   
  那个jing员摇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行,你去吧。”赵东来拍拍jing员的肩膀让他走开,然后自己走向李达康做汇报。 
   
  还没开口,那人先惨白这脸抬手制止了赵东来:“我都知道了,也都看到了。” 
   
  果然都看到了。 
   
  “你先去忙吧。” 
   
  “……是,李书记。” 
   
  赵东来虽然不放心,但他还是点了头。 
   
  地上不仅有碎尸,还有爆裂而出的内脏。 
   
  他作为一名jc自然是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是他担心那个人。 
   
  亲眼看见这样的一幕,到底会有多难受。 
   
  赵东来不愿去想象,也不敢去想象。 
   
  随着处理现场的进度,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开了,大雨冲刷着地面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回家的时候李达康坐的是赵东来的车,他坐在后座上靠着椅背。 
   
  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死寂逼迫的赵东来呼吸都有些困难。 
   
  然后李达康开口了:“事情发生的很快,那辆车一路加着油门,追了四辆车的尾。” 
   
  “然后方向盘一转就冲进了人群。” 
   
  “站在二楼看的很清楚,也很近。” 
   
  “我看到了一个孕妇,可能已经有七八个月了,肚子很大,要临盆了的那种。” 
   
  “她的胳膊护着肚子,但是没什么用,孩子还是掉出来了,血淋淋的。” 
   
  赵东来很想让他别说了,因为叙述就是再一次的回忆,就意味着再一次的亲临现场。 
   
  可是他又知道,倾吐总比什么都压在心里的好。 
   
  所以他也没有制止李达康。 
   
  李达康一直说着,直到下了车,进了门,站在了家门口。 
   
  雨大,即是打了伞两人还是湿淋淋的。 
   
  “先去洗澡吧?别感冒了。”赵东来柔声劝到,今天见到的场景别说是李达康了,就连赵东来回想起来都是一阵阵的反胃。 
   
  那人睁着暗淡的眸扫了他一眼。 
   
  “围观的人很多,明明一开始都顾着逃跑自保,最后又都围了过来。” 
   
  “雨下得大,但是因为今天商场打折的缘故所以人也多,满地的血流。” 
   
  “我听到有人说,说那个孕妇活该。” 
   
  活该一个人顶着大肚子来商场只为了打折商品,活该因为顶着个大肚子跑不快被车撞死。 
   
  那些话很刺耳,像是冬日结在檐下的冰锥子,当头砸下。 
   
  “那些人怎么能……”李达康抿住了唇。 
   
  “都过去了,好不好?”赵东来伸手抱住了面前的人,两人都是湿淋淋的。 
   
  “什么人都有,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这些我们都管不了。”赵东来其实也知道这些道理让李达康自己去想他自然也想得开,“但是我们可以管的住自己。” 
   
  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 
   
  但是聪明的人也有着脑筋突然转不过弯的时候。 
   
  赵东来感觉到了那人缓慢搂上自己腰的手。 
   
  那人的手紧了紧,强硬了许久的他终于示弱了回:“说实话,那一瞬间,我真的……” 
   
  赵东来没让他说出后面的话,他低头含住了李达康的唇。 
   
  后面的词会是害怕还是紧张恐惧都无所谓了。 
   
  一吻结束,赵东来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姿势——搂住他腰的手也没有放开。 
   
  然后赵东来说:“我在。” 
   
  ——细水·十一 完——

      【东李】细水·十二(同居 甜饼)

评论(17)
热度(97)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