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二(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醉酒的康康太好嗑了

这两天感觉有点脑萎缩写不出东西○| ̄|_

明明醉酒很好嗑却写了很久

我的手速呢哭唧唧

求一只醉酒的康康安慰我

东来小天使:滚!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二(同居 甜饼) 
   
  ——喝醉梗—— 
   
  比酒量,赵东来自是要甘拜下风的。 
   
  李达康可是当过领导秘书的人,酒量都是替领导挡酒练出来的。 
   
  赵东来如何能比。 
   
  所以每每有什么酒会若是也请了赵东来,他一般也无需替李达康挡酒,反倒是李达康偶尔会出来替他挡下酒。 
   
  然而这次是真的喝多了。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 
   
  酒会上一旦喝开了谁还记得自己喝的都是些什么酒。 
   
  赵东来都不记得自己喝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还好自己没喝醉,所以他记得李达康喝了些什么。 
   
  有白酒,也有红酒。 
   
  酒一旦混起来喝就容易醉。 
   
  看着那人红着脸一杯杯往下灌着酒,担心那人醉酒之余还担心起了那人的胃。 
   
  估计晚上回去胃又要闹了。 
   
  要记得准备醒酒茶还有胃药。 
   
  否则明早起来他就会难受极了。 
   
  想了许多晚上应该做的事后酒会也差不多到头了。 
   
  一听说酒会结束,赵东来立刻起身上前扶住那已经走的不稳的人。 
   
  满身酒味。 
   
  “我先带李书记回去了,他明天还有工作。”赵东来这样说着,然后招呼着金秘书就和他一起走了。 
   
  扶着李达康坐在车后座上,揽过他的肩膀,赵东来尝试着喊了几声:“达康?你感觉怎么样?” 
   
  “你……”李达康突然侧身从赵东来身边爬起来,歪着脑袋红着脸看他,带着满脸得意的笑容,“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醉了?” 
   
  看来是醉的不轻。 
   
  醉的人从来说自己没醉。 
   
  “没有没有。”赵东来拍拍李达康的头,顺毛一般,“你没醉。” 
   
  “骗人,你肯定和他们一样,在心里想,”李达康拍开了赵东来的手,捏着嗓子,“哎呀没想到这李达康也有喝醉的一天。”然后他又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赵东来,“是不是?” 
   
  “没有,没有的事。”赵东来摆着手。 
   
  指着他笑的那个人喝醉后太可爱,让赵东来有些无力反驳他的话。 
   
  “到了,达康,我们下车吧。”牵着李达康的胳膊,赵东来一手扶住李达康的腰,让他靠着自己,“小金你们也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诶好的。”金秘书点头,随后催促着司机快些发动车。 
   
  赵东来揽着李达康目送着车走远,随后才转身向着家走去。 
   
  “达康,回去后要我帮你洗个澡吗?”赵东来一边扶着那人一边开着门,“小心点小心点,来,扶着我,我给你脱个鞋。” 
   
  “你是不是小看我啊,我自己能脱。”李达康扶着赵东来因为弯腰而低下来的肩膀,站的稳稳当当。 
   
  “是,是,是,我的李大书记哟。”赵东来将那人搂着坐到沙发上,赶紧前前后后的端茶送水,一副伺候大爷的模样。 
   
  那李达康全程保持着软软的笑容,红着张脸看他。 
   
  “喝点水。”水杯凑到那人面前,他顺从地张嘴抿几口。 
   
  “胃难受吗?”赵东来将杯子放在桌上,伸手盖住李达康的胃部,轻轻地揉搓着,“有没有想吐的感觉?” 
   
  那人瞪着含笑的眼睛看着他,没了刚才在外面的絮絮叨叨,整个人安静成最乖巧的模样。 
   
  像是只安憩的猫咪,蜷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着入睡。 
   
  “嗯……”那人轻吟了一声,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不难受。 
   
  “我给你揉揉?”赵东来询问着,那人低着头,脸通红通红的,然后从鼻腔里挤出“哼哼”声。 
   
  看来明天早上起来绝对是要断片儿的。 
   
  赵东来伸手在那人的胃部揉着,缓慢却又有力,一下下转着,努力给那人减少不适感。 
   
  “东来……”李达康突然开了口,眼神还是迷离着的,嘴角噙着很浅却又很柔和的笑容,“难受。” 
   
  很少听见李达康说出这样直白的示弱话语,赵东来立刻滚了起来,跪坐在李达康身边的沙发上:“哪里难受?” 
   
  李达康咽了咽唾沫:“想吐。” 
   
  连忙扶起那人:“达康,我们去厕所?” 
   
  “好啊。”李达康又笑了起来,“厕所在那里,我自己会去。”他伸手朝着厨房一指,抬腿就要走过去。 
   
  “等下达康,停一下停一下,那里是厨房。”赵东来看了眼那人都有着睁不开的眼和那傻乎乎的笑容,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抱紧我。”他让李达康的手饶过自己的脖颈,弯腰一手扶住了李达康的后背,另一手绕过他的膝窝。 
   
  随后他一个使力,将那人打横抱起来。 
   
  李达康毛茸茸的头发就抵在他的肩窝处,双手绕着他的脖子,吐息一下下喷在他的耳边。 
   
  到了厕所,那人趴在马桶边就吐了起来,也没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声效,反倒是安静的不像话。 
   
  张着嘴等着胃里本就没多少的东西出来后就接过赵东来递过来的漱口杯漱了下口。 
   
  起身按下马桶后的按钮,还清醒的打开了排气扇的开关。 
   
  回头时看向赵东来,双颊仍然红彤彤的,一脸的笑意。 
   
  仿佛在问“我这么做没错吧?” 
   
  赵东来就差没过去顺毛说“对对对您做的太对了”。 
   
  要不是因为喝酒对身体不好,而且李达康本身胃也不好。 
   
  赵东来真想天天看到他这幅模样。 
   
  “我想睡觉了。”李达康又开口,转身就要朝着楼梯走去。 
   
  看着那一步三颠的架势,赵东来连忙上去扶着。 
   
  然而现实时,还没扶上两级台阶,赵东来就又弯下腰将人抱了起来。 
   
  赵东来确信。若是不这么干,明早的头条可能就会是“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从自家楼梯上滚下造成多处擦伤,究竟是失误还是人为,背后原因仍在调查之中”。 
   
  这个人啊,一喝酒就不让人省心。 
   
  这话倒也不对,赵东来仔细回想着,然后发现,每次他喝醉的时候,都是自己也会参加那个酒会的时候。 
   
  这让赵东来有些意外地欣喜。 
   
  是因为知道有自己在,所以喝醉了也没关系么? 
   
  在这方面,自家上司还真是,恃宠而骄啊。 
   
  无奈地摇摇头,赵东来用脚踢开了房门,然后将人放在床上。 
   
  刚要起身,赵东来就又被那人拉住衣领,艰难地稳住了身形就被那人昂着头亲了口。 
   
  赵东来惊讶地看着躺在床上满脸通红的人。 
   
  李达康笑了几声,温声温气的开口,喷了赵东来一脸酒气。 
   
  他说:“我喜欢你。” 
   
  ——细水·十二 完——

      【东李】细水·十三(同居 甜饼)

评论(15)
热度(97)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