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候人兮猗

(赵东来×李达康

一发完的小短文

本意是想刀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成糖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jpg

东李如何刀啊

虐不动虐不动

已然咸鱼

一个关于当年如何表白成功的故事

可以当做细水前传看○| ̄|_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候人兮猗
  
  (一)
  
  赵东来在等一个人。
  
  从林城等到京州。
  
  (二)
  
  赵东来背过很多首情诗,现代的古代的,满满一箩筐。
  
  他也自己写过情诗,现代的古代的,但少的可怜。
  
  如同背的第一首情诗般,赵东来写的第一首情诗字数也短。
  
  唯有两个字,塞在了给李达康的汇报中——
  
  竹寺。
  
  “什么玩意儿?”那人又一个电话把他喊到办公室里,挥了挥手中的纸张,一张A4的纸上只有两个字,端端正正。
  
  赵东来看了眼,然后望着李达康,眉眼含笑:“自己写的情诗。”
  
  “还会自己写情诗了?”那人坐在办公桌后笑了笑,然后在汇报上签了个名,“读书会办的怎么样了现在?”
  
  “挺好。”赵东来挠挠头,看了眼李达康,“没什么事儿的话……”
  
  “等下,把你的情诗一并带回去。”李达康又挥了挥手中的纸。
  
  上面的字不多,衬得整张纸轻飘飘的。
  
  要是多挥几下,那字会不会就飞了去?
  
  关于这个问题赵东来也没有深究,毕竟这又不是他的办公室,发起呆来总归是不好的。
  
  “就俩字我拿着还麻烦,就留给您了。”赵东来笑着回答,他如何没有私心?
  
  随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好像害怕会被李达康退回一般。
  
  “又不是产检到什么不合格的产品,这么紧张干嘛。”赵东来自然是没有听到李达康那边喃喃着的话,“我又没说不收。”
  
  可是收了又有什么用?
  
  李达康将纸对半折了起来,随后放进了手提包里。
  
  放在办公室总归是不合适的,回想了下家里那个顶到天花板高的书柜里的书。
  
  “就夹在那里吧。”李达康沉吟了声,随后就将其抛到脑后,继续去做自己的事。
  
  赵东来一路维持着与平时无异的表情和步速,直到坐回车里,他才伸手按了按心脏的位置。
  
  那里跳的飞快。
  
  纸上的字本就是给李达康的情诗。
  
  赵东来当时就怕自己的不自然引起那人的什么怀疑。
  
  幸好他没有怀疑自己。
  
  不过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猜出是自己写给他的。
  
  话又说话来,自己会希望他知道自己的这份心思吗?
  
  一直以来,赵东来都是扮演好自己的下属身份,从没有想过要给那人说明自己的小心思。
  
  因为他怕,赵东来害怕会因此而使得他们疏远。
  
  可赵东来也知道,若是那人真的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哪怕李达康是拒绝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因为李达康向来是个以事论事的人。
  
  可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无情。
  
  才显得不近人情。
  
  因为疏远才证明了有情。
  
  人向来如此啊,比起喜欢厌恶等情绪,最怕的是无感。
  
  手指绕上了钥匙,转开了火。
  
  李达康能不能看懂呢?赵东来叹气。
  
  世间何来竹寺。
  
  竹寺乃等。
  
  (三)
  
  中国最早的情诗,字数也最短。
  
  摘录在《吕氏春秋》中,唯有四字——
  
  候人兮猗。
  
  但要再精简一些,也就成了一个字,等。
  
  赵东来在等李达康。
  
  从林城等到京州。
  
  李达康知道,他一直知道。
  
  那个人的眼神总是不加掩饰。
  
  夹在包里的纸张最后还是没能塞进书里。
  
  因为他忘记了。
  
  直到某一天找资料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揉成一团了。
  
  那人倒也是能等。
  
  一直到了自己离婚,成为孤家寡人了,他才敢以懒得带为由给自己情诗。
  
  赵东来一向粗枝大叶,但是李达康不会相信他能糊涂到把情诗夹在汇报里。
  
  这个就跟他晚上拿着两块钱去买彩票还中了两百万的概率一样小。
  
  赵东来是被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
  
  从林城提到京州。
  
  李达康叹了口气,难不成他和陆亦可吹了也是因为自己?
  
  行了,多大脸啊,分明是因为陆亦可投人陈海怀抱了,所以赵东来就来找他这个孤家寡人凑合凑合。
  
  但是心底里李达康又知道不是这样的。
  
  他如何不知赵东来的为人。
  
  赵东来多情但并不意味着他滥情。
  
  反而,他是个很专情的人。
  
  专情到除非对方能够找到更好的归宿。
  
  否则他是不会放手的。
  
  就像盯紧了目标的警犬。
  
  遇上这种人能怎么办啊?
  
  凑合凑合呗。
  
  李达康拿了张纸,在上面提笔写下了另两个字,然后将纸对半折了起来。
  
  随后夹在了书柜上本来打算夹赵东来的情诗的书里。
  
  (四)
  
  又一次被李达康叫去办公室的时候,赵东来有些疑惑。
  
  他没有再故意夹情诗进去了吧。
  
  然后他敲开了门。
  
  李达康头也不抬,就用笔指指桌上的书,说,拿回去好好看看。
  
  随后就没再说话。
  
  赵东来一眼就懂了李达康的意思。
  
  桌上的书和其他的文件格格不入。
  
  《吕氏春秋》。
  
  他懂了?赵东来没敢说话,拿着书就退了出去。
  
  回到车里,他等不及翻开第一页。
  
  果不其然夹着张纸。
  
  上面工工整整的,誊着两个字。
  
  踟蹰。
  
  踟蹰乃犹豫,所以这是拒绝吗?
  
  赵东来刚想苦涩一笑,却发现这两字上面居然特意标了读音。
  
  还全都标错了音。
  
  分明是阳平的音全被李达康标成了去声。
  
  到底是谁没文化啊,刚想收回去,突然又像是恍然大悟般。
  
  赵东来快速抽出手机,因为紧张的动作差点儿没把手机扔出去。
  
  有一个词,它的音是去声。
  
  叫做,彳亍。
  
  彳亍乃行。
  
  虽缓仍行。
  
  赵东来立刻下了车,风风火火地赶回李达康的办公室。
  
  无视了金秘书疑惑的眼神,径直冲进了办公室。
  
  没办法,他太激动了。
  
  那人吝啬的抬了眼,撇了下有些气喘的他,道,这么急做什么?
  
  能做什么?赵东来反问,候人兮猗。
  
  然后赵东来看见那人抬了抬嘴角,你不是等到了吗?
  
  (五)
  
  赵东来在等一个人。
  
  从林城等到京州。
  
  然后他等到了。
  
  ——完——

评论(18)
热度(117)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