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高育良视角)山鬼——下篇

(沙瑞金×李达康

这是一个育良书记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你也才不懂的故事

摆脱不了沙李文中余粮素鸡的助攻体质

余粮视角真心难写哭唧唧

瞎写一通了简直……

只是想安利一下楚辞的……

作大死啊哭唧唧

说好的最后he送上(●'◡'●)ノ❤

放个上篇的链接——上篇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沙李】(高育良视角)山鬼——下篇 
   
  (五) 
   
  感觉到沙瑞金对李达康的态度不一般是在那次沙瑞金从林城调研回来。 
   
  高育良只是开口说了句要汇报一下李达康的问题,那沙瑞金就截去了他的话头。 
   
  林城骑车。 
   
  高育良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他想说,要注意李达康,他可能就是给丁义珍通风报信的人。 
   
  李达康,有可能吗?说这话前高育良也自己问过自己,李达康会是这样的人吗? 
   
  如何不会?他又这样回答自己,官场一向风云变幻,一张白纸进去,出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何况那李达康本就不是白纸。 
   
  谁知那沙瑞金说,谈话就到此为止。 
   
  高育良当时张了张嘴,涌到嘴边的话被沙瑞金认真的眼神又给瞪了回去,然后他说,我只和您一个人说。 
   
  随后他便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刹那,高育良突然想起,这山之上的李达康,莫非真的等到了他的“灵修”? 
   
  但他又是摇头,不会的。 
   
  说不上为何如此笃定,可就是十分肯定。 
   
  随后高育良又叹,赵立春的江山已经易主了。 
   
  这样的话不该说,甚至不该想。 
   
  可事实如此,那李达康,还真有神通,高育良想,居然真的从赵立春的手掌心里翻了出去。 
   
  翻到了赵立春再也控制不到的地方去。 
   
  窝在监狱里的高育良翻着《楚辞》,似乎想要从中翻出些什么花来。 
   
  最后却是依旧停在了九歌的第九篇。 
   
  山鬼。 
   
  (六) 
   
  高育良听说自己入狱后,那李达康曾要来看他。 
   
  但是一直没来,直到过了差不多四五年的时间,高育良迎来了另一个人。 
   
  沙瑞金。 
   
  那人坐在外面,自己坐在里面,隔着堵厚厚的玻璃。 
   
  好久不见。沙瑞金先开的口。 
   
  ……好久不见。高育良点头,然后想了想又加了三个字,沙书记。 
   
  沙瑞金脸上带着笑意,你不用喊我沙书记了。 
   
  还没等高育良回过神来,沙瑞金又说,我下周回北京。 
   
  然后高育良又想起今天是周六,他问,后天? 
   
  是。 
   
  随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最后是高育良开的口,那——李达康呢? 
   
  他看见沙瑞金低下头无奈地笑了笑,上面给了两个选择。 
   
  去大西北当省委书记,或是继续留在京州。 
   
  直到退休。 
   
  他留下了。高育良点头,斩钉截铁。 
   
  是。沙瑞金抬起了头。 
   
  他留下了,留在了京州。 
   
  可惜了啊……隔着块玻璃,没能听清那人的喃喃声,但是高育良偷偷模拟了几下那人嘴唇蠕动的方式。 
   
  所以他猜测沙瑞金不懂李达康为何留下。 
   
  如果他懂,他就不会这么说。 
   
  他本来想来看你,沙瑞金结束了沉思,抬起头来,看着高育良。 
   
  然后?高育良询问道。 
   
  然后被我阻止了。沙瑞金毫不遮掩地说,他说不过你。 
   
  他也不屑的说过我。高育良知道自己辩证法一套套的,做了一把手后一向喜欢直来直去的李达康怎么可能说的过他。 
   
  他还念叨着要给你送一盘棋。 
   
  高育良没有回话。 
   
  他不是想要胜天半子的祁同伟,所以他并不想接受那山之上的人送来的棋盘。 
   
  如今他也不想和李达康下棋。 
   
  看到沙瑞金心生离意,高育良往前趴了去。 
   
  他说,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沙瑞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看着他疑惑的表情,倏地又想起当年在美国进修时李达康偶尔会向他咨询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时的模样。 
   
  高育良又给了个更加准确的提示。 
   
  山鬼。他说。 
   
  (七) 
   
  因为表现良好,所以他提前了三年出狱。 
   
  但是提前多少年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已经老了。 
   
  接他出狱的是吴慧芬。 
   
  那个女人也已经老了,却还是和当年一般的端庄。 
   
  京州变了很多。回家的车上,高育良说。 
   
  很多他印象中没有的建筑林立着。 
   
  那李达康……他又开口问。 
   
  早几年前就退了下来,如今在养老院里待着。吴慧芬接过他的话头,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般,她说,哦对了,沙瑞金退下来后又回了汉东。 
   
  现在和李达康在同一个养老院里。 
   
  高育良想,他当年的提示那人是听懂了。 
   
  想来也是,当年能够搅清汉东政坛的人,怎么可能会愚钝至此? 
   
  他倒也是明白了。高育良感叹着。 
   
  (八) 
   
  当年屈原自比山鬼,说自己站在山巅等着情人来与自己相约,然而情人却迟迟未来。 
   
  后世的人推测那个情人是比自楚王。 
   
  而今,高育良以山鬼比李达康,以情人比沙瑞金。 
   
  所以他当年并不觉得沙李真能配成。 
   
  因为故事的最后,山鬼仍在山巅等候。 
   
  高育良或许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李达康留在京州的理由。 
   
  不是因为他待在京州太久已经留下感情。 
   
  而是因为沙瑞金来过京州。 
   
  如果当年升上省委书记的人是自己,那李达康是绝不可能再留京州。 
   
  高育良看人一向准确,包括看他自己。 
   
  早在吕州他就断定,自己这辈子只能待在云之下。 
   
  可是沙瑞金能啊,沙瑞金是李达康想要等的那个人。 
   
  沙瑞金来的第一天就注定了李达康这辈子不会踏出京州。 
   
  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这太不可思议。清楚李达康的人都知道,他想要更大的权力,这样他就能做出更多更宏伟的规划。 
   
  所以李达康留在京州继续做着市委书记的时候很多人不解,可高育良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李达康在等。 
   
  等一个人。 
   
  像那山鬼般坚决而又缠绵。 
   
  李达康跟随在赵立春身边的时候,那时他还在云之下,独立山之上的是赵立春。 
   
  也是李达康所追寻的。 
   
  美国进修时高育良没少听过李达康夸赵立春。 
   
  所以李达康也学着赵立春,一步步爬到了山巅。 
   
  还没等他站牢却发现他一直追寻着的人又掉到了云之下。 
   
  从吕州到林城,又从林城到京州。 
   
  李达康一直在等。 
   
  而沙瑞金,也终于来了。 
   
  (九) 
   
  如果李达康从未等到沙瑞金……高育良笑了笑。 
   
  有些事情是没有如果的。 
   
  高育良后来偶尔会去养老院,和李达康下盘棋,然后沙瑞金就坐在一边给李达康剥着花生吃。 
   
  有的时候沙瑞金还会出声给李达康提点建议,却总是被人犟着驳回来。 
   
  那次趁着李达康去上厕所的空隙,高育良问还在剥着花生的沙瑞金,听说你是提前内退? 
   
  沙瑞金摆摆手,哪有的事儿啊,年纪大了,干不动了,机会也要留给年轻人嘛。 
   
  然后高育良还是问出了他早就猜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回京州?北京不好吗? 
   
  北京当然好啊,沙瑞金这样说着,可是北京只有山,没有山鬼啊。 
   
  没有一直站着山之上的等着他的人啊。 
   
  后面的话高育良没再问,因为李达康回来了。 
   
  也无需再问了。 
   
  李达康能为沙瑞金留在京州,沙瑞金也能为李达康回到京州。 
   
  (十)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高育良这一辈子只能待在云之下。 
   
  幸而山之上的人等来了一直等的人。 
   
  ——完——

评论(15)
热度(150)
  1. 荷花一口酸毒奶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