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三(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再两篇这个细水坑就可以结了

然后就开流水十五篇

流水也好了……东李就圆满了

啊♂

不知道这篇会不会被吞……

害怕.jpg

感受到了被老福特所支配的恐惧……

感觉人义的热度开始降了难过

因为我沉迷一个cp会沉迷超久啊○| ̄|_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三(同居 甜饼) 
   
  ——晨吻梗—— 
   
  赵东来在生物钟的效力下醒来,比闹钟要早上一分钟。 
   
  在床上缓了会儿抬手于闹钟声音响起前关了闹钟。 
   
  转头看向身边还熟睡着的人。 
   
  平稳的呼吸声证明着这人现在还睡得正熟。 
   
  赵东来想也是,昨晚因为李达康那醉得糊里糊涂的一吻和那句告白,他一个没忍住,就搂着那人在床上闹的有些疯了。 
   
  悄咪咪地下床,赵东来依然去准备早餐和一杯温水。 
   
  等都收拾好了后又刷了个牙洗了个脸,然后再钻进被窝中。 
   
  伸手揽过那人的肩膀,还是心疼于那瘦削的身板,赵东来看着那人安静的睡颜。 
   
  他的鬓角已有些发白,如冬日的霜雪般,刺着赵东来的眼。 
   
  有的时候赵东来会想,这人终有一死,若是他先走又或是李达康先走,那么剩下的那一个该怎么办呢? 
   
  然后赵东来又想想,他们俩也都是看得开的人,估计也就是照样过日子等最后也追着另一人上去呗,能怎么办。 
   
  但是赵东来还是希望李达康能先他一步走。 
   
  这个人的一辈子都太坎坷,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 
   
  况且,如果没了自己,他这样的生活白痴,还有谁能来照顾他? 
   
  就算真有,他赵东来也不放心。 
   
  总而言之,就是除了他以外的人来照顾李达康,他都不放心。 
   
  在鬓角上轻轻柔柔地印下一吻。 
   
  眼神转到了眉骨处的痣上。 
   
  那个地方就像是个死角一样,汗水很少会划过那个地方,可若是划过,就会格外的色情。 
   
  抬起头在眉骨的痣上吻了下。 
   
  那人从鼻腔里发出了细微的“哼哼”声,顺带皱了皱眉头,又调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吓得赵东来立刻放轻了动作。 
   
  又观察了一会儿,看到那人重新陷入睡眠中,赵东来才再次打量起李达康的睡颜。 
   
  合住双眼会让他使得柔和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话老但道理却仍是适用。 
   
  他的喜怒哀乐全部写在他的眼睛里,清清楚楚。 
   
  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敢直视李达康的眼睛,因为它太犀利了。 
   
  犀利到一和他对视就会有种被看透了错觉。 
   
  也可能不是错觉。 
   
  或许他的李书记就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呢? 
   
  这个吻落在了他的眼睛上。 
   
  很轻,所以没有惹醒还在熟睡的李达康。 
   
  他的鼻梁挺,和他的脊梁一样,笔挺笔挺的。 
   
  和他接吻的时候自己总是习惯捏着他的下巴歪着头吻上去,因为这样能够避免他们鼻子相撞的尴尬局面。 
   
  赵东来想到了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双方都太久没有接吻,尴尬之余有些不知所措,赵东来一手搂着李达康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肩膀。 
   
  李达康从没有大男人这样搂过,一时也羞耻感爆棚。 
   
  然后他突然一咬牙,直直就撞了过来。 
   
  嘴还没碰上,鼻子撞得几乎流出鼻血来。 
   
  随后趁着李达康揉鼻子的时候赵东来立刻歪着头吻了上去。 
   
  李达康差点儿没因为揉鼻子堵着呼吸道又接吻而背过气去。 
   
  幸好赵东来也没吻得过于久,所以没有出现市委书记因接吻而昏倒的尴尬局面。 
   
  但接吻之后的确是被市委书记狠狠瞪了眼。 
   
  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 
   
  满是尴尬。 
   
  赵东来摸着鼻子对着李达康“嘿嘿”笑着。 
   
  然后就被李达康狠狠地敲了下脑袋:“笑个屁。” 
   
  脸憋的都红了。 
   
  眼睛死死的瞪着他,被吻得红润的唇张了张,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就在赵东来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的时候,李达康突然用手指着他的肩膀:“赵东来你是不是想要憋死我!” 
   
  赵东来愣了下,然后松开了手,也涨得满脸通红,不住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 
   
  两人间一点也不美好的初吻却是使得赵东来每每想起都要开心好久。 
   
  虽然不那么顺利不那么美好,但毕竟是第一次。 
   
  吻了吻那人因为睡觉而噏合的鼻翼。 
   
  随后眼神顺势滑到了李达康的唇上。 
   
  他的唇总是抿得紧,时刻像是要开口骂人的样子。 
   
  骂人的时候这张嘴总是张个不停。他喜欢说“屁”这样不雅的字眼,在会议上也不收敛。他也喜欢在对方得意的时候当头浇盆冷水。 
   
  总而言之,在家以外的地方他一开口,总有百分之八十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的。 
   
  似乎每次见到他,不是在训别人,就是在训自己,要么就是在训孙连城。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回到家后会和他说“生日快乐”,甚至于醉酒后还会和他说“我喜欢你”。 
   
  怎么能不喜欢。 
   
  赵东来替那人拢了拢被子,又捏紧了被角。 
   
  还没将手伸回来,李达康就睁开了眼睛。 
   
  看着他径直撑着身子起床,刚刚拢上去的被子又滑到了腰腹间,露出了缀着吻痕的上半身。 
   
  那人还不自知,伸手挠着耳朵,眼神尚且迷茫的四处张望着。 
   
  过了差不多有十秒左右。 
   
  那人的眼神才清明了些,然后又倒回床上,瞪着眼睛看着他。 
   
  伸手拉了拉被子,赵东来看了眼时钟:“要不要再睡会儿?” 
   
  因为侧身睡的姿势,那人有些困难地摇着头。 
   
  李达康醒来后有差不多两分钟的时间不想说话。 
   
  赵东来捞过床头柜上的保温杯:“喝点温水?” 
   
  听到这句话,李达康往他这个方向靠了靠,近乎主动把自己塞进赵东来怀里。 
   
  打开保温杯,倒出了一杯温水,赵东来先放在嘴边自己试了试温度:“就想着你可能会比平常晚起一些,所以拿的保温杯装。” 
   
  “哼……”那人从鼻腔哼出了几声,这下才是真的晃过神来。 
   
  “醒了?”赵东来看着见底的杯盖,“还要吗?” 
   
  “不要了。”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毕竟昨晚酒喝的多了,之后又在床上闹了那么些时间。 
   
  赵东来看着李达康被水浸润过的唇,咽了口唾沫。 
   
  “李书记……”在征求李达康意见的时候,赵东来总是习惯性的喊他“李书记”。 
   
  “嗯?”李达康也起了身,疑惑地歪着头看着赵东来。 
   
  “我可以向您申请早安吻吗?”赵东来用手指揩去李达康唇上的水渍。 
   
  也不等李达康回应就一把吻了上去。 
   
  带着早晨的阳光的气息,带着李达康刚刚喝水后的水气味,带着赵东来嘴里的牙膏味。 
   
  一吻结束,却是李达康先弯了眉眼。 
   
  “早上好。” 
   
  ——细水·十三 完——

      【东李】细水·十四(同居 甜饼)

评论(12)
热度(114)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