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四(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当写甜梗都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后……

跪了……

脑袋咸鱼化……

细水坑终于只剩一更了激动……

天天撒糖我都快糖尿病了……

紧接着开流长的甜中带病十五题

说十五题就绝不三十题,理直气壮.jpg

突然发现诗经的无衣好适合东李啊……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四(同居 甜饼) 
   
  ——停电梗—— 
   
  一下子整栋楼就都黑了下去。 
   
  那是傍晚时分,赵东来刚刚系上围裙要准备晚饭。 
   
  锅里的油还没热起,电磁炉先停止运作。 
   
  “啧。”皱起了眉,赵东来叹了口气。 
   
  难得把李达康带回自己家,居然还遇上了停电。 
   
  “达康?”赵东来解下围裙,从厨房摸索到客厅,“要不——我们出去吃?” 
   
  “算了吧,”李达康窝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这种突然的停电,很快就能修好的。” 
   
  何况这还是夏天,还是公安小区。 
   
  “还不是怕你饿着。”赵东来伸手揽住李达康,却是被一把推开。 
   
  “别蹭过来,热。”李达康怕热,一到夏天就汗流浃背的,套在西装里整个人汗淋淋的,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总是脱下西装外套。 
   
  然后就会露出被汗浸湿到近乎透明的衬衫。 
   
  又因为这人向来不喜欢在衬衫中再穿一件背心,所以总会让赵东来有些难咽口水。 
   
  即使他每次都保持着良好的绅士风度让李达康赶紧去洗个澡舒服舒服。 
   
  “很热吗?”赵东来往另一边移了移,然后拉开茶几下的抽屉。 
   
  摸索了一番找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里面的折扇,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幸好没有因为放太久没用而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打开扇了起来:“有吹到吗?” 
   
  “有。”李达康应了声。 
   
  风不大,却是因为频率的适中而感到了一丝惬意。 
   
  黑暗似乎格外能使他平静下来,李达康放松了身体,将整个身子都沉入了沙发中。 
   
  “还热吗?”赵东来问了句,又向李达康的方向挪了挪。 
   
  “还好。”李达康抬手解开了最上面的两粒扣子,将领子往后拎了拎。 
   
  借着半暗的天空那微弱的光线,赵东来看到了衣领下经常被他啃噬的那片肌肤。 
   
  李达康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 
   
  从各种意义上。 
   
  然而他自己本人却不自知。 
   
  这就很让人恼火了。 
   
  叹了口气,赵东来怎会不知这人在感情方面的自卑。 
   
  他总认为赵东来不会对他产生什么性趣。 
   
  哪怕他们已经做过了这么多次。 
   
  患得患失。 
   
  可他赵东来何尝不是这种心情。 
   
  要怎么让他知道自己可是把他捧在心尖尖上的。 
   
  “累了?”赵东来注意到男人有些困倦的眉眼,询问着。 
   
  “有点,”那人打了个哈欠,似乎知道赵东来会问什么,便自己接了下去,“最近在忙光明峰二期的事情。” 
   
  “又开始熬夜了,”赵东来难得的抱怨起来,“好不容易才把你的生物钟调过来。” 
   
  “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李达康瞥了眼还在扇着风的赵东来,“扇子给我吧,扇了这么久手不酸呐?” 
   
  “不酸不酸,”赵东来连忙道,一边摆着手,“经常打拳击呢。” 
   
  知道自己也说不过赵东来,李达康继续躺回沙发里,半闭着眼:“东来啊,”他轻声唤道,“你……累吗?”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赵东来听的清清楚楚。 
   
  赵东来知道李达康在担心什么。 
   
  或许说这人已经在心底有个心理建树。 
   
  赵东来知道当年他和欧阳菁在水榭的那一吵。 
   
  他当时是笑着跟自己说,他说,那欧阳说我会孤独一辈子的。 
   
  心疼的赵东来急忙把他搂到怀里说,你现在不是有我嘛。 
   
  然后就被推开了。 
   
  那人说,别靠过来,热。 
   
  李达康一向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缺点。 
   
  他更清楚是什么逼走了欧阳菁。 
   
  赵东来假装没听懂,他说:“不累,怎么会累?”再次伸手揽过李达康的肩膀,赵东来问,“可以吗?” 
   
  李达康没有回话。 
   
  但也没有推开他。 
   
  “真是,也不嫌热。”李达康挪了挪位置,找到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 
   
  “达康,”赵东来依然在不停地扇着风,“要累了的话,不然先睡会儿?我猜这电还要过会儿才能修好。” 
   
  黑漆漆的一片,但是赵东来感觉到李达康将头枕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我睡着了的话可就没人陪你说话了啊。”李达康用着类似警告的语气说到。 
   
  “没关系,你先休息下吧。”赵东来揽着李达康的那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睡吧,嗯?” 
   
  “等下来电了叫我。”那人似乎又打了个哈欠,然后就枕在赵东来的肩膀合上眼睛。 
   
  没过多久就听见了他逐渐平缓的呼吸。 
   
  赵东来依然在用扇子扇着风。 
   
  他其实也是患得患失的。 
   
  李达康有段失败的婚姻,他又何尝不是。 
   
  因为职业的原因而经常的加班,彻夜不归也是常有的事。 
   
  一开始他的前妻还能理解他,可是次数多了,他的前妻也逐渐变得多疑了起来。 
   
  会是在外头有人了吗? 
   
  他的前妻这样想着,甚至跑到他办公的地方跟踪他。 
   
  离婚是双方的决定。 
   
  那次在不告知李达康的情况下出警总让赵东来回想起和前妻离婚的原因。 
   
  他没敢告诉李达康,那次的受伤有一部分是因为他在走神。 
   
  或许每一个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都会变得患得患失吧。 
   
  幸而李达康没有因此而怀疑他什么,他也没有因为李达康的工作狂性质而有什么不满。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随着电灯突然亮了起来,赵东来知道,已经来电了。 
   
  枕在自己肩膀上的人似乎是被突然的灯光刺激,立刻醒了过来。 
   
  满脸的睡意,眼里还含着水汽,却是伸出手替他揉着有些发酸的肩膀。 
   
  “肩膀很酸吗?”李达康开口问他,声音里还透着将醒的朦胧。 
   
  “没有,”赵东来凑过去,用嘴碰了碰他的鬓角,“我先去做饭,你要是还困就再躺一会儿,我等下饭煮好了喊你。” 
   
  “不用了,”李达康跟着赵东来起身,“我去厨房给你打下手吧。” 
   
  “行,那你帮我把那些菜洗洗。”赵东来点头。 
   
  就像是老夫老妻过着最普通的生活般。 
   
  应该说是老夫老夫,赵东来想。 
   
  或许在外他们都有着不平常的身份,他们在做着不平常的事。 
   
  但是回到了家里,他们不过是赵东来和李达康。 
   
  也过着最普通最平凡的生活。 
   
  ——细水·十四 完——

      【东李】细水·十五(同居 甜饼)

评论(14)
热度(96)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