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细水·十五(同居 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一些自认为很甜的小段子

细水坑完结啦~~~撒花撒花~~

撒完糖接下来就是撒狗血啦!!!

好激动啊终于到虐身十五题了!!!

本章的虫我等晚上睡醒再捉吧好困啊

最后一题挑了每对相互扶持的人之间都会出现的冷战梗

不过没有什么大的惊心动魄的情节

毕竟这个坑走的是日常的流水账风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细水·十五(同居 甜饼) 
   
  ——冷战梗—— 
   
  赵东来知道,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久了,吵架是必然的。 
   
  只是这一上来他就有些吃不消了。 
   
  比吵架还要可怕。 
   
  如果像是平日里火山爆发那般还好,那样的话他至少还知道怎样去捋顺他的脾气。 
   
  可这次的火山却没有如往常那般爆发。 
   
  冷战。 
   
  赵东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冷战。以往从未有过。 
   
  若是放在以前,赵东来绝对是主动认错,争取从宽处理,且认真分析自己的错误,一切以李达康的指示最最高指令。 
   
  然而这次,赵东来不想认错。 
   
  何况他也觉得自己没错。 
   
  于公于理,他赵东来都没错。 
   
  你去问问哪个市,不说市,就说哪个县的人会让县一把手闯到火灾事故第一线!更不要说是一个市的一把手了!还是一个省会城市的一把手! 
   
  赵东来记得在三小时前的现场,那人说什么都要去第一线。 
   
  如同一一六的那个晚上,他风风火火地从脚手架上跳下来,近乎撞开他和一边的警员,就要冲向现场。 
   
  他说,躲开!眼珠子瞪大着。 
   
  当时赵东来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超凶。 
   
  那个时候的赵东来拦住李达康是出于公心。 
   
  而这次,赵东来还夹杂了自己的私心。 
   
  他怎么能让李达康冒这种险? 
   
  所以当时李达康用手推着他一边说着:“赵东来你躲开!”的时候,赵东来直接让自己身边的两名警员将李达康拉离了现场。 
   
  赵东来还记得当时他冲李达康吼了声“李书记您不要再为难我了!” 
   
  事后赵东来回想,自己似乎是不够给那人留面子,可是当时看他突然沉默下去转身就走的样子,以为他也就不再追究。 
   
  谁知从那之后,这人便一路不和自己说话。 
   
  可是自己明明是为着他好的呀。赵东来觉得有些委屈,有种自己一番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感觉。 
   
  赵东来当然知道李达康很紧张,那毕竟是京州刚刚建立起的高新技术园,里面还有一部分没有来得及逃出来的科学研究员,不乏各领域的精英学者。 
   
  这些人的命当然重要,但并不意味着还要再拿一个市委书记的命去换吧! 
   
  况且说是换,怎么想都觉得应该用“搭”比较合适。 
   
  赵东来也知道,就算自己没有拦,李达康也不可能再往前走了,可是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变故。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但是按照常理而言,这李达康也不会和自己闹这么久的别扭。 
   
  看了眼钟表,已经过了十二点。 
   
  床的那一半还是空落落的,从回来后就窝进书房里的那人一直没有出来。 
   
  不会晚上就准备睡书房了吧? 
   
  想到这里赵东来几乎要过去拎人了。 
   
  但还没下地,他就又缩了回来。 
   
  倒不是什么小情绪作祟,赵东来在那人面前一向是听话乖巧的,说是指哪打哪也不为过。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会纵容李达康的某些不爱惜自己的小动作。 
   
  身为市公安局长,他有必要保护市委书记的人身安全。 
   
  而作为赵东来,他更有必要去保护自己的爱人免受来自各方面的伤害。 
   
  若是这次自己也认错,那不就是给了那人一个还允许有下次的预示? 
   
  不能够的。 
   
  赵东来叹了口气,把自己塞进被窝中,强迫自己入眠。 
   
  不过是从同居之后就一直睡在一起养成的习惯让赵东来觉得怀里有着空荡荡的。 
   
  还记得最开始同居的时候,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中间隔得位置几乎可以再塞进一个人。 
   
  习惯了一个人的他们花了将近两周的时间才适应了身边又躺了一个人的状况。 
   
  而成功在熟睡后将人捞进怀里是冬天时候的了。 
   
  京州的冬天湿冷湿冷的,李达康一天到晚手脚都是冰冷的。 
   
  像是四块被做成手脚的大冰块般。 
   
  窝在被窝里许久都没能热乎起来,甚至有的时候直到早上了,那人的脚还是冰凉一片。 
   
  而经常锻炼的自己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散发着温暖气息的火炉。 
   
  赵东来也就自觉当起来那人被窝中的暖手宝暖脚宝。 
   
  那个冬天开始,赵东来习惯了先将李达康的四肢暖起来再睡觉的状态。 
   
  随后直到夏天了,也没能把搂着李达康睡觉的习惯改掉。 
   
  合了半天眼睛,赵东来终于在迷迷糊糊间等到了李达康钻到自己身边。 
   
  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凑到他身边来。 
   
  是夏天,所以李达康也没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去暖他的四肢。 
   
  然后,出乎赵东来意料的是,那人居然开口先给他道了歉。 
   
  轻轻柔柔的说着:“对不起。” 
   
  这或许是这么多次摩擦以来李达康第一次主动道歉。 
   
  他向来是知错能改的。 
   
  “是我太任性了。”他这样说着,犹如每次赵东来向李达康做检讨时的模样。 
   
  赵东来没有立刻应话,一个是出于莫名的想要让他再好好想想自己今天的所做作为的想法。 
   
  二是因为赵东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要应什么。 
   
  “我没有生你的气,”那人开了口,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我只是,在气我自己。” 
   
  想来也是,李达康不会推卸责任,他曾经和沙瑞金说,他是京州的市委书记,所以京州无论出了什么事他都会负责的。 
   
  李达康也的确是知道赵东来对自己的一番好意,然而正因为这样,李达康才更觉得抱歉。 
   
  更觉得自己太过任性。 
   
  又叹了口气,赵东来突然想起老人常说,经常叹气的人老的快。 
   
  若真是这样,他赵东来今晚就会老成耄耋。 
   
  抬眼望向李达康,赵东来伸手抚了抚李达康眼底的青黑:“没有下次了。” 
   
  “好。”李达康回答。 
   
  “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赵东来开口。 
   
  两人互相望着会儿对方,最后依然是赵东来先败下阵来,然后他开口:“过来吧,”赵东来做出了拥抱的姿势,“我抱你吧。” 
   
  如同以往的每一个晚上,把手搭在对方的腰间。 
   
  “我还想一起过很久很久。”赵东来开口,没有用上什么听起来就高端的词藻,却是朴实成最有诚意的模样。 
   
  又过了一会儿,在赵东来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听到李达康说了一句:“我也是。” 
   
  然后赵东来想,根本就没有什么冷战。 
   
  只要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感受,如何会有什么吵架冷战。 
   
  “睡吧,”赵东来关掉了台灯,合上眼睛,“晚安。” 
   
  黑暗中,那人也回了一句:“晚安。”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一如从前的每个夜晚。 
   
  ——细水·十五 完——

          ——细水 完——

      【东李】细水·一(同居 甜饼)

评论(7)
热度(121)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