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陆亦可视角)无衣

(赵东来×李达康

一发完he

瞎jb乱写癌又犯了……

这次又是来安利的

安利诗经……

然而我觉得要失败了……

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陆亦可视角真的是难写的一匹

无论是沙李坑还是东李坑全都卡文了……

想要闭关修炼哭唧唧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陆亦可视角)无衣
  
  (一)
  
  陆亦可这一辈子只对两个男人动过心。
  
  第一个是陈海,这是自始至终的,也是最为人所知的。
  
  第二个是赵东来,这个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后来想想也是,这赵东来的配置怎么看都是令女孩子喜欢的那一种,自己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不过他们不合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合适。
  
  “赵大局长,”坐在咖啡厅里,陆亦可无奈地看着赵东来捧着的玫瑰,“我们真的没可能。”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可能?”那赵东来嬉皮笑脸的说着,话音未落媚眼倒是先挤了两个。
  
  “我们真的不合适,”陆亦可垂下的眼睛,“别说我,你自己心里不也有一个人吗。”
  
  看着赵东来突然僵硬的笑脸,陆亦可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
  
  都说女人是八卦的,这句话不假,陆亦可当时就往前凑了凑,“谁啊?能和我说说吗?是不是一个很温柔贤淑的女孩子啊?”
  
  然后陆亦可就看见赵东来苦笑着摇摇头,他说:“什么呀,你就别乱猜了……”
  
  陆亦可知道了,那个人对赵东来而言,是可望不可及。
  
  “这么丧可不像你。”陆亦可搅了搅咖啡,看着赵东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喜欢就大胆追求嘛。”
  
  “还说我,你就大胆追求啦?”赵东来又笑了起来,“不过你别说,如果海子醒来了,你和他还真有可能。”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陆亦可又往杯子里扔了些糖块,“你也可以把人家约出来喝喝咖啡什么的,把挂在我身上这一套放到人家身上,说不定人家就接受你了呢?”
  
  “那人,不喜欢咖啡,天天都是喝茶,明明胃不好,又喜欢绿茶,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赵东来突然止住了话头,摆摆手,“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
  
  “干嘛呀,多说说嘛,”陆亦可刚刚摆出一副八卦的脸来,然后就被赵东来扫去了,“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支支招。”
  
  “算了吧。”赵东来还想说什么,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屏幕也亮着。
  
  他拿起的速度很快,却还是被陆亦可看到了一些。
  
  这使得陆亦可拿着咖啡杯的手突然顿住了。
  
  一向自诩火眼金睛的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近视了。
  
  否则怎么会看成那样的备注。
  
  达康。
  
  检察院的陆亦可如何不知这达康是何人。
  
  前一段时间他们还查过他的信息。
  
  李达康,京州市委书记兼汉东省委常委。
  
  “好好好,好的,嗯,好的,我马上过去。”陆亦可听见赵东来突然一扫之前的垂头丧气,这般应到,然后就看见那人看了自己一眼,嘴张了半天,最后还是和那边的人说了声,“您自己小心一些。”
  
  像是种嘱咐。
  
  “去吧。”陆亦可看赵东来放下电话这样说,“玫瑰顺便也带走吧。”
  
  赵东来迟疑了下,最后还是带了走。
  
  原来市委书记大周末的也加班啊,这是陆亦可的第一个想法,看来以后可以借口让林华华和周正他们陪自己加加班了。
  
  (二)
  
  陆亦可真正从赵东来口中挖出那个人的名字是她和陈海的婚礼。
  
  身为朋友的赵东来在婚礼上喝了很多。
  
  后来还醉了。
  
  她挽着陈海,赵东来有些晃悠悠地走在他们身边:“祝贺你们啊。”
  
  “还说呢,你自己也该赶快了。”陆亦可用拳头锤了锤赵东来的肩膀,“最近和那人进展怎么样啊?”
  
  赵东来没有接过这话,只是摇着头:“不合适啊,我和他不合适。”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合适,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陆亦可说到,然后看见陈海的手机亮了,打发他去接电话,自己就和赵东来站在路边,“能和我说说吗,是谁啊?”
  
  或许是酒壮人胆,之前一直旁敲侧击都没能问出来的话被赵东来说了出来:“你们查过他,”赵东来迟疑了下,“京州的市委书记。”
  
  像是确认了先前的猜测,陆亦可也没有过于惊讶:“我收回之前的话,”看着赵东来疑惑的表情,陆亦可继续,“当时问你是不是温柔贤淑的女孩子的那句话。”
  
  的确,李达康和温柔贤淑一点儿也不沾边。
  
  而且也不是女孩子。
  
  陆亦可也算知道当初赵东来为什么明明心里装着个人却还来追求她。
  
  因为那个人于他而言,是不可得。
  
  陆亦可叹了口气,突然又问,对了,那天的那一束玫瑰,你后来怎么处理的?
  
  她看见赵东来低着头踢了下路边的石子儿,还能怎么办,自己拿来插花瓶呗。
  
  她还有话想问,却是被前方开来的车的车灯糊住了眼。
  
  太亮了,亮的有些难受。
  
  刚想问这谁啊大半夜的灯开的这么亮,那人就下了车。
  
  利落的板寸头,那双锐利的眼睛陆亦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当年在机场高速路口的那一撇每次回想起来她都能出一身冷汗。
  
  李达康走到他们面前,礼节性地向陆亦可点点头,然后对着赵东来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车。
  
  “能自己走吗?”他这样问,看似不耐烦,然而心细如陆亦可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关心。
  
  试问,若真的只是上下级关系,可能在这大半夜的开着自己的专车来接人吗?
  
  麻烦李书记了。陆亦可听见赵东来这样回了句,然后抬腿就要上前走去。
  
  或许是实在看不过看那一颠一颠的模样,李达康伸手扶住了他。
  
  陆亦可想,或许他们真的有可能呢?
  
  (三)
  
  再后来是林华华和周正的婚礼,那天喊赵东来也一起来参加婚宴的时候赵东来没有来。
  
  他说,有事。
  
  陈海还在那边嘟囔着,能有什么事儿啊。
  
  谁知在回去的路上就遇见了赵东来。
  
  还有李达康。
  
  感叹一句京州真小的同时还是迎了上去和他打招呼。
  
  赵东来和李达康中间几乎可以再站下一个人。
  
  “刚刚从酒会出来。”赵东来苦着脸,用眼角撇了下现在街边等着他的李达康。
  
  “现在如何?”陆亦可拉着赵东来到一边去,留着陈海和李达康两人相对无言。
  
  “不合适,”赵东来还是这么说,“而且我们……他是京州市委书记。”
  
  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陆亦可伸手拍了下赵东来的肩膀。
  
  她说,岂曰无衣。
  
  这是她在和赵东来一起参加的最后一次读书会上听到的诗。
  
  说完她就回头去拉陈海的手,她说,李书记,我们先走了。
  
  那李达康似乎酒劲还没下去,红着张脸看了他们好半天,最后勾起了一个笑脸说,去吧。
  
  陆亦可走之前还回头看了眼赵东来。
  
  然后就看到那人上前去搀扶李达康的动作。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陆亦可想。
  
  (四)
  
  陆亦可从没想过自己会对赵东来动心。
  
  在陈海刚刚陷入沉睡的那段时间里。
  
  他们都在劝陆亦可,陈海要是醒不来怎么办,你就答应赵东来吧。
  
  确实动过心,要说没有那简直是在瞎扯。
  
  可是他心里也有人啊。
  
  陆亦可虽然豪爽,可她同样细腻。
  
  赵东来会随身带着胃药,然而他的胃却是好到就连陆亦可都自愧不如。
  
  赵东来总是会给她倒红茶,说是养胃,甚至还会劝她少喝绿茶。
  
  赵东来送过她的第一件礼物是钢笔,可她从不用钢笔,那件礼物也就被她放在了角落里积灰。
  
  赵东来他身上带着太多不应该属于他的习惯。
  
  像是为另一个人准备的。
  
  可他从没提过。
  
  他心里有人,虽然他不说,但是陆亦可看得出来。
  
  陈海心里也有人,有着他的前妻。
  
  可这性质不同。
  
  陈海心里的人是可能顺着时间而被淡忘的,然而赵东来心里的人只可能是被拿来对比的。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若是从这方面而言,陆亦可想要成为赵东来的得不到。
  
  这样他们就能一直是朋友。
  
  后来陆亦可问赵东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弯了的?
  
  赵东来露出了笑容摆着手,没有的事,我哪里弯了,只不过我喜欢的人正好是个男人罢了。
  
  陆亦可想,她或许能明白。
  
  相爱本就是灵魂与灵魂的互相吸引。
  
  肉体性别不过是灵魂的依凭物罢了。
  
  如果成了要记得请客。陆亦可对着赵东来眨眨眼睛。
  
  一定。赵东来点头。
  
  (五)
  
  听说后来赵东来邀请了李达康去读书会,还当众吟诗。
  
  陆亦可听到这个消息后去找了赵东来,开口第一句话。
  
  听说你对着李达康说了苟利国……
  
  话没说完就被赵东来一脑门拍过去。
  
  岂曰无衣。
  
  赵东来回答,念了开头就停住了。
  
  陆亦可走的时候拍了拍赵东来的肩膀,她说,记得请客啊。
  
  她知道他们两个人终究是成了,那个对赵东来而言不可得的人最后还是愿意放下身段。
  
  变成了可得。
  
  赵东来还想骗她说后半句,她才不说呢。
  
  装的那么文青,陆亦可想,那李达康怎么会看上这个闷骚的文青男。
  
  算了,下次再问吧。陆亦可想,反正有的是时间。
  
  (六)
  
  后来熟络了之后她问李达康。
  
  李书记,你是为什么答应赵东来啊?
  
  那人看着她,眼里的温和使他柔和了许多。
  
  一首无衣被那人念得那样缠绵,和诗的原意一点儿不符。李达康这样吐着槽。
  
  可是他说,与子偕行。
  
  ——完——

评论(21)
热度(143)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