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流长·三(同居 病气甜饼)

(赵东来×李达康

私设两人同居后的康康各种莫名其妙的病气的甜饼

接受点梗

虽然只会写甜饼不会写病气

但是我还是要理直气壮的把病气加上

每天都在不停地摸鱼

摸鱼使我快乐……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流长·三(同居  病气甜饼)
  
  ——中暑梗——
  
  气温直奔四十度。
  
  赵东来又抽了纸擦了擦汗水,瘫进沙发里想,也不知道那个人今天视察的怎么样了。
  
  但很快他就接到了小金的电话。
  
  “您快给李书记打个电话吧,他好像有些撑不住了。”小金的声音很焦急,让赵东来连声应好。
  
  这人又在作什么妖了。一挂下电话赵东来就迅速拨电话给李达康。
  
  “李书记,”他这样喊到,“我是赵东来。”
  
  “我知道。”通过电流传播过来的声音带着些虚弱,听的赵东来心下一紧,各种借口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赵东来迅速道:“李书记,请您快些到我办公室,有个案子想要向您汇报一下。”
  
  那边的人顿了一下,然后马上就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赵东来放下电话,叹了口气,这李达康怎么净爱干些糟蹋自己身体的事儿。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居然还惹得小金给自己打电话。
  
  赶紧翻柜子找出各种药品,想想又觉得不对,自己怎么这么咒人啊,又全部扫进柜子里。
  
  站在窗边等了会儿就看到属于李达康的专车开了进来。
  
  先倒了杯温水,赵东来打开门就看见几乎是被金秘书扶进来的李达康。
  
  “他怎么了?”赵东来连忙上前扶住。
  
  “李书记有些中暑了。”金秘书这样回答着,然后很自然的让赵东来接手过去,自己站在门外。
  
  “你先去休息吧。”赵东来指了指旁边的会客室。
  
  金秘书点头,带上门就走了。
  
  赵东来将李达康扶到沙发上坐下,给他脱下外套,松了领带,稍微解开最上面的扣子。
  
  “先喝点水。”赵东来将刚刚倒好的温水递了过去,“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晕,渴……”李达康窝在沙发里闭着眼睛,整个人病恹恹的。
  
  “中暑了就早点回来嘛,干嘛还要跟他们瞎转悠。”赵东来递过水去,看着那人喝,自己帮他顺着食道。
  
  “几个工地还没看完。”李达康有气无力地说,似乎是因为坐在了赵东来的办公室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我一个中暑就没必要说了,这么矫情。”
  
  “什么矫情啊,生病了当然要说啊,身体不舒服怎么能是矫情。”赵东来对自家书记的脑回路也是没有办法了,无奈地蹭到他身边去,“你啊,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啊。”
  
  “走开,”李达康轻推了下赵东来,“热。”
  
  赵东来看着李达康毫无血色的唇担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要不是小金给我打电话,你今天就要晕在外面了。”
  
  “小金给你打电话?”李达康略微拔高了音量,“这小家伙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到底是你秘书还是我秘书啊!”
  
  “别这么怪人家嘛,小金毕竟也是为了你好。”赵东来拍拍李达康的后背,“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难受,别说话了,睡一会儿吧?”
  
  “不想睡,脑子里事情多着呢。”李达康缩得更紧了,“我坐一会儿就好。”
  
  “你啊,”赵东来伸手捏着李达康的肩膀,却是听到了他倒吸了一口气,“怎么了?”
  
  看着立刻紧张起来的赵东来,李达康笑了笑:“没有,就是刚刚在外面的时候……”
  
  “热痉挛?”赵东来接到,李达康想了想后又摇头:“没那么严重,就只是一点点抽筋而已……”
  
  “而已?”赵东来就差没往那人头上呼一巴掌了,“幸好小金给我打电话了,你知不知中暑严重了可是会死人的!”
  
  “我知道,所以说,”看着赵东来一副炸毛的模样,李达康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所以说,不严重嘛……”
  
  “要真严重我现在就该去……”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起来,赵东来起身来回走着,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不过李达康也清楚他想要说的。
  
  真要严重的话他李达康现在就该躺在医院里了。
  
  “放心,我身子骨没你想的那么弱。”李达康出言安慰道。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穿着警服的男人看了他好半天,最后张嘴:“屁。”
  
  没自己来的霸气,却还是带着震慑人的力道。
  
  赵东来开了抽屉,从刚刚才扫进去的一堆药品中找出来藿香正气水,用剪刀剪了个口子放在李达康面前:“喝了。”
  
  看着面前的药水李达康皱起了眉头,这玩意儿他向来不喜。
  
  味道太冲了,每次喝这个就像是要上刑一样难受的要命。
  
  可是现在那一向总是以笑容示他的赵东来现在凶神恶煞的站在他面前。
  
  所以说,那些不常生气的人生起气来就格外凶。
  
  李达康苦着脸捏着藿香正气水:“这玩意儿,不喝也没关系吧。”
  
  他抬头看向赵东来,还是很凶。
  
  可是这味道他又很犹豫。
  
  赵东来也知道面前的人的想法,二话不说又坐回李达康身边。
  
  他抓过李达康的手仰头将藿香正气水倒进嘴里,趁着李达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住那人的唇。
  
  口中的藿香正气水被他用舌头一点点渡过去,一只手抚着李达康的喉咙让他吞咽下去。
  
  直到口中的药水完全渡了过去,赵东来才放开了他。
  
  “你……”李达康捂着嘴皱起了眉头,似乎在阻止自己吐出来。
  
  “喝点水喝点水。”赵东来也是满嘴的苦涩,赶忙将桌上的温水递过去。
  
  李达康窝着不肯动,只是用眼角撇了下赵东来。
  
  立马会意,赵东来端着水凑到李达康嘴角边。
  
  “很难喝。”啜了几口水,李达康开口。
  
  “我知道。”赵东来伸手抹去李达康的额汗。
  
  “我没事的。”李达康又说。
  
  “我知道。”赵东来回答。
  
  “那你还……”李达康接过了水,凑到嘴边。
  
  “我担心。”赵东来用嘴在他额头碰了碰。
  
  然后他就看到那人的耳廓渐渐的红了上去。
  
  ——流长·三 完——

评论(17)
热度(111)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