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大逃猜】第六站

认领一下……希望猜到的小天使告诉我我到底哪里露馅儿了○| ̄|_自以为很隐蔽了……

Endpunkt:

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


 @Lenas  @一口酸毒奶  @沛然于東  @一池越几荷   @桑葚洱海  @贫道江湖人  @痴媸  @墨  @Winters Sommersby  @九品中正  @紫芊若兰  @阿秋 以及我~




废话少说,看完开猜


以下正文








故事的开头是空降来了一个省委书记。  


  李达康点点头,并没有打断身边那个人的叙述。  


  那个时候我还年轻,那个人说,至少比现在年轻。  


  在一起的决定是双方共同做出的。  


  他问我,你觉得我适不适合跟你一起过日子?那个人笑了起来,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你知道我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李达康没有去猜,他也不想玩这种猜来猜去的游戏。  


  你果然还是很无趣,那个人这样吐槽着,这让李达康有些不爽,但是那个人才不管李达康爽还是不爽,自顾自地说着,我这样回答他。  


  你行我就行。掷地有声。  


  是当年林城骑车是沙瑞金的回话。  


  李达康还记得,他问,环湖二十七公里,您行不行?  


  那沙瑞金立刻抬起了头,你行我就行。  


  用他说过的话再去揶揄他,李达康笑了笑,看的那人也笑了起来,那呆子听了之后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的。  


  后来呢?李达康忍住不开口询问,后来就在一起了?  


  不然呢,你还想多轰轰烈烈?那人习惯性的开口怼人,电视剧看多了吧?  


  看什么电视剧呀,李达康摆摆手,我只会看新闻。  


  那人看着他笑,这倒也是。  


  那……李达康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再之后呢?你们在一起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无非就是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那个人摆摆手,这些东西就没什么好说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脸上那笑容分明不是这个意思。  


  满满都是窃喜和得意,像是正在炫耀自己羽毛的孔雀。  


  地铁还在走着,在上一站与下一站的铁路间走着、滚着。  


  好似没有尽头。  


  后来经历了几次天灾,像是山洪和地震,那个人又开始说了,他是省委书记,我又升作了省长,就很经常分批赶往灾区进行重建工作。  


  沙李配……李达康喃喃着,居然成了?  


  对啊,沙李配终于还是成了。那人感叹了句,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无论是工作上的沙李配还是生活中的沙李配。  


  那人低着头,双手交叉着摩挲起来,那几年真是流年不利啊,不是这个地方山洪暴发就是那个地方地震。  


  那他现在人呢?李达康终于忍不住问了句。  


  我快到站了,那人突然说到,随后起了身,我还得去买束玫瑰,这一站卖的玫瑰最艳。  


  李达康这才发现他走路的时候有些跛脚。  


  你的脚……  


  那年地震,我和他一起去视察,突然就震了起来,往楼下跑的时候脚崴了下。那人又笑了起来,你说怎么会有反应这么快的人,在天花板的石块要掉下来的他就把我按在地上,整个人就盖在我上面。  


  那他……李达康隐约猜到故事的结局,咽了咽唾沫。  


  但是因为我的腿太长了,他没盖住,所以还是被砸伤了。那个人看向李达康,和李达康相似却是比他要苍老一些的面容扯出一个笑容。  


  他这辈子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达康,别动。  


  地铁缓慢地进站了,那人一跛一跛的走向门口。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吗?李达康询问道。  


  那人脚下一顿,没有回头。  


  哪有什么结局啊,李达康听见他这样说,故事不是还在继续吗?  


  那个人走出了地铁。  


  我也是,你也是,故事都还在继续。




-------------------------------TBC--------------------------------

评论(17)
热度(88)
  1. 一口酸毒奶Endpunkt 转载了此文字
    认领一下……希望猜到的小天使告诉我我到底哪里露馅儿了○| ̄|_自以为很隐蔽了……
  2. EndpunktEndpunk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