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哨向梗】休惹清风·番外二·怪力乱神的一天(上)

(沙瑞金×李达康

想说点话又觉得白占tag不太好

所以先把番外放上来啦啦啦

最近一直有很不愉快的事情

之前说过不再评论但是最近有推荐转发什么的

关注我的小天使可能打开首页会被我的转发推荐的这些东西刷屏,先道个歉

毕竟关注我的都是想要看更新的而不是这些毁人心情的东西

但是有些人真的是太过分了,生气哼唧唧,为太太们感到气愤!

这TM手伸的也太长了吧以为自己是如来佛吗!

没混过圈的人实在不会骂人也不想骂人更不想写什么讽刺人的东西就很心塞塞

算了不说让大家不愉快的事情了

番外篇奉上,祝食用愉快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沙李】休惹清风·番外二·怪力乱神的一天(上)
  
  沙瑞金看着面前的李达康有些头疼。
  
  这是李达康,但又不是李达康。
  
  要解释起来很复杂。
  
  沙瑞金现在也没有心情去解释。
  
  谁一大早起来看见和自己同床共枕的人醒来第一件事是舔手洗脸后还有心情解释。
  
  “达……康?”沙瑞金小心翼翼开口问了句。
  
  坐在床上将手蜷起来蹭着脸的那人疑惑地歪着头看向他。
  
  看的沙瑞金腹下一紧,但是他很快就被突然跳进怀里的东西拉回了神智。
  
  怀里的折耳猫一直在扒拉着他的衣服,嘴里不停地喊着“喵喵喵”,激动到不行。
  
  沙瑞金虽然一直是个正经的党员,坚信马克思主义,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禁不住地咽了口唾沫问着怀里的猫咪:“达……康?”
  
  折耳猫几乎要感动到哭泣了,死命点着头。
  
  “那他……?”沙瑞金指着面前还在盘着腿坐着用蜷起的手挠着耳朵的人,转头看了看折耳猫,“他是小折?”
  
  什么怪力乱神都能砸自己头上!上次是什么精神体开口说人话这次又向导精神体交换身体什么的!
  
  沙瑞金很少生气,但今天他真的是要指着青天白日大喊一声“mmp”,借用他家向导最喜欢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什么玩意儿啊!
  
  看着面前舌头一卷一卷地舔着碗里的牛奶的李达康,沙瑞金和折耳猫同时抬手捂住了脸。
  
  “达……嗯,小折,”沙瑞金立刻改了口,跟着自己大白称呼面前的人。
  
  顶着李达康的身体,小折立刻抬起了头,歪着头看向沙瑞金,一副疑惑的模样,舌头还在舔着嘴角沾上的奶渍。
  
  “嗯……这个,用勺子喝。”沙瑞金示范了一下,毫不意外地看见李达康伸着手轻轻碰了下桌上的勺子,在看见它打转的一瞬又迅速把手缩了回来。
  
  …………
  
  一人一猫相对无言。
  
  沙瑞金刚想问身边顶着折耳猫身体的李达康一句怎么办,然后就发现他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他站在桌上不住的往地上看去。
  
  沙瑞金突然想起来了,自家向导恐高来着。
  
  一只恐高的猫,和一个不会用勺子的市委书记。
  
  今天一定会过得很精彩。
  
  叹了口气,沙瑞金认命地把李达康捞进怀里,然后搬着椅子坐到小折身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牛奶,递到小折嘴边:“啊——”
  
  小折也是很乖巧顺从地张开嘴来。
  
  好不容易喂完了一碗牛奶,沙瑞金又发现怀里的李达康似乎状态不太好。
  
  小小的猫头死命往自己的怀里钻。
  
  “达康,怎么了?”沙瑞金拎起李达康的脖子凑到自己面前问着。
  
  “喵!”张嘴就是一声凄厉的猫叫,扑腾着两只前爪差点儿没把沙瑞金抓破相。
  
  “达康你冷静一点!”沙瑞金吓得立刻把李达康拎远了些,“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李达康顿了好半天才点了头。
  
  他从来不知道自家折耳猫原来一直都要忍受来自骨骼的疼痛。
  
  配上他的恐高实在是太难受了,窝在沙瑞金怀里怎么躺都不对。
  
  沙瑞金也知道自家的向导有些暴躁了,赶忙把他抱到沙发上去。
  
  然后就看到一大早就蹲在角落里委屈成球的大白挪了过来,伸头蹭着李达康。
  
  “停一下,大白,你家小折在那里。”沙瑞金伸手指着坐在餐桌前看着勺子思考人生的小折,伸手要驱赶白虎。
  
  说实话,就连沙瑞金到现在都不是很能接受这个设定,更别说他的大白了,完全是虎脸懵逼的看着紧紧蜷在沙瑞金身边的折耳猫,然后又抬眼看了下坐在餐桌边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暗自神伤的男人。
  
  惊讶程度不亚于大早上要给折耳猫一个惯例的早安舔却被那猫一脸嫌弃带尖叫的推开时的心情。
  
  你委屈个什么劲儿啊我才委屈好吗?沙瑞金差点儿没对着大白那张委屈到拧在一起的虎脸呼下去。
  
  餐桌边上的人终于动了起来,慢慢地起身向着沙发走来。
  
  似乎是还没有怎么熟悉人类的身体,小折走的有些摇晃。
  
  皱了皱眉头,沙瑞金看着小折皱起了眉头,心底大呼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小折用着李达康的身体伏下了身子,像猫一样四肢着地,并慢慢地把身子往后撑着,眼睛死死盯着沙发。
  
  沙瑞金知道,这是小折在蓄力,他想用李达康的身体——跳上沙发。
  
  蹲在一旁的李达康看着面前的场景扶额,他想要组织,可以他现在的模样阻止不来,而沙瑞金一脸地纠结似乎是在想着要不要上前阻止。
  
  人世间的绝望,莫过于此了吧。
  
  已经放弃所有抵抗,李达康瘫在沙发上,任由白虎过来舔舔脸、捋捋毛。
  
  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摔倒的声响,李达康伸爪子拍了拍大白的头,示意自己要上去。
  
  等到坐在大白头上被顶起来的时候,他才看到了,顶着他身体的小折扑起来的那一刹那被沙瑞金抱了个满怀。
  
  看着窝在沙瑞金怀里像猫咪一样软的小折,李达康咬了咬牙。
  
  他想他和自家折耳猫的梁子算是结的越来越大了。
  
  愤恨地拍了下大白的头。
  
  然后他就看到小折给他送了一个死亡射线。
  
  本就整日一脸冷漠的折耳猫换上了他的身体后还是能准确使用眼神。
  
  李达康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
  
  “小折,”沙瑞金的开口让李达康回了神,他看见沙瑞金拍着小折的头,然后问了句,“你现在能开口说话吗?”
  
  “嗯。”窝在他怀里那个爱撒娇的小折顶着李达康的身体发出了一声软糯的鼻音。
  
  “那你试着喊我一声‘瑞金哥哥’?”
  
  呸沙瑞金你不要想我会喊你哥哥小折你要敢开口我就不要你这只猫了!
  
  ——tbc——

评论(22)
热度(169)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