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红色高跟鞋(陈海视角)

(沙瑞金×李达康

建议配合蔡健雅的《红色高跟鞋》食用

这次的絮絮叨叨在完结之后

不想看到操心的东西的小天使看到“完”字即可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沙李】红色高跟鞋(陈海视角) 
   
  (一) 
   
  每个人都有一些难以忘怀的东西,对于陈海而言,是压在鞋柜最下层的那双红色高跟鞋。 
   
  那是他亡妻的遗物。 
   
  陈海偶尔会和沙瑞金通电话谈天说地,虽然他的这位金子哥也是个大忙人,但是总会挤出一些时间给他。 
   
  沙瑞金的妻子去世时陈海还在学校参加最后的毕业问答,等到他赶到时人都火化下葬好了。 
   
  天不算太阴郁,但在六月的季节下称得上凄凉。 
   
  “海子啊……”偌大的家因为少了一个人而显得空荡荡了起来,沙瑞金胡乱散着头发,领带也没有打好,坐在地上,手边放着一双深蓝色的小皮鞋,是他妻子生前最爱的鞋子。 
   
  沙瑞金是个怎样的人呢?于此之前每当被人问到这个问题时,陈海总是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一个以事业为重的人,很坚强,很坚定,虽然有点霸道,但仍记初心。 
   
  是一个改革家,也是一把利剑。 
   
  好似能够在无尽的黑暗中斩出一道光来。 
   
  然而那天,沙瑞金仿佛被黑暗吞没。 
   
  他抬起头,眼眶是红的,接着陈海听到沙瑞金用着他从未听过的沙哑声音说着:“我没有妻子了。” 
   
  然后陈海突然反应了过来,他一直崇拜着、敬重着、每次都被陈岩石当做骄傲的金子哥,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那双深蓝色的小皮鞋后来被陈海在沙瑞金衣柜的最底层发现了。 
   
  睹物思人。 
   
  这一点在陈海的妻子死后感触最深。 
   
  虽然当年陈海没有赶上他嫂子的葬礼,但是沙瑞金却是赶上了弟媳的葬礼。 
   
  黑色的西装阴沉沉的一片,把原本就小的屋子挤得密不透风。 
   
  那天晚上就只有陈海和沙瑞金兄弟二人。 
   
  陈海举着酒瓶子,笑得比哭还要难看。 
   
  “金子哥,”他用手撑着额头,一边往嘴里灌着啤酒,“我也没有妻子了。” 
   
  沙瑞金沉默地看着他,没有开口安慰,只是一杯杯地喝着酒。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陈海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所以他甘愿做一个听众。 
   
  同样失去了妻子的他们在黑夜用酒精麻痹着自己的神经,躲在黑暗里舔舐着伤口,直到阳光再一次照射在他们身上。 
   
  他们就会重新披甲上阵。 
   
  或许是失去妻子的悲痛过于强烈,所以那个时候的陈海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爱人了。 
   
  拿着酒杯的他摇摇晃晃地摆着手:“金子哥,你说,人这心啊,被硬生生地剐掉了一块,”他伸手锤着胸口处,“该多痛啊……” 
   
  他看到他的金子哥终于张开了沉默一晚上的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的样子。 
   
  但是他最终也没有听到,因为他睡了过去。 
   
  (二) 
   
  被车撞了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海逐渐的有了意识,虽然他还无法动作、无法说法,但是他听得到耳边的人在说话。 
   
  比如沙瑞金跟他说:“我来汉东担任省委书记了,可惜刚来都还没去看你,你就在这床上睡着了。” 
   
  偶尔沙瑞金会和他聊其他的话题,比如陆亦可。 
   
  这让陈海开始回忆这个豪爽却又心细的女孩子。 
   
  陈海如何不知陆亦可的心思,只不过是他不想要耽误人家罢了。 
   
  赵东来曾经和他聊天时问他,陆亦可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为什么不要?反正你也没有妻子她也没有丈夫。 
   
  陈海想了想,最终摇头,不合适。然后赵东来又追问,怎么不合适? 
   
  他回答,一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婚姻是个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一起,传出去多难听。 
   
  沉默了很就之后,他听到赵东来对他说,海子啊,你是爱上她了吧。 
   
  否则为什么要给她找个好人家?为什么会觉得自己配不上? 
   
  陈海最终没能和他讨论完这个问题。 
   
  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机会再讨论这个问题。 
   
  当然,沙瑞金对于陆亦可这个人的了解也不多,无非是和侯亮平偶尔的交谈中知道的。 
   
  所以陈海大部分听到的还是关于工作上的事情。 
   
  比如汉东干部的现状。 
   
  比如祁同伟可能有什么样的的问题。 
   
  比如丁义珍又逃跑了。 
   
  比如他和李达康去环湖骑了回自行车。 
   
  比如李达康的改革意识有多超前能力有多强。 
   
  比如李达康这样的干部就是缺乏了监督容易出现什么问题。 
   
  比如李达康…… 
   
  李达康李达康李达康……陈海后来突然发现,沙瑞金和他说的话题,有一大半都是关于李达康。 
   
  为什么呢? 
   
  陈海有想过一种可能,毕竟也是听人说过,当一个人总是用欣赏的语气提起另一个人的事,那一定是因为爱了。 
   
  爱吗? 
   
  当年狼狈的坐在地上红着眼眶对他说“我没有妻子了”的沙瑞金又从他面前晃过。 
   
  所以陈海又问了自己一句,可能吗? 
   
  沙瑞金爱李达康? 
   
  当然是不可能的。陈海否认了这个问题,沙瑞金可能会再娶可能会重新找一个妻子,但沙瑞金——怎么会爱上一个男人? 
   
  就像那双被他埋在鞋柜最底层的红色高跟鞋,陈海知道,活人是永远比不过死人的。 
   
  所以他也不愿意接受陆亦可。 
   
  她很好,但死去的妻子在他心目中会因为死去而被提升到一个难以匹敌的高度,一个陆亦可永远也比不上的高度。 
   
  (三) 
   
  陈海最终还是醒了。 
   
  陆亦可立刻过来忙前忙后,虽然在此之前她也经常过来给他忙前忙后的。 
   
  “怎么,人家这么好的小姑娘,就不考虑考虑?”沙瑞金一边削着苹果皮一边问,语气里满是揶揄。 
   
  “什么呀,金子哥,你自己不也是还没找。”陈海打着哈哈。 
   
  “你怎么知道我没找。”沙瑞金立刻绷起了脸,装着一副凶巴巴的表情看他。 
   
  “嗯?”陈海立刻来了劲儿,就差没把头凑过去,“谁被我金子哥看上啦?” 
   
  沙瑞金被他这一问顿住了手,削了有一半长的苹果皮掉在了地上。 
   
  看到这样的沙瑞金,陈海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想起了昏迷期间的猜测。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最后还是沙瑞金先打破了沉默,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苹果皮,“反正也……” 
   
  话语被合上的牙齿剪裁住了,停在空气里。 
   
  “是——”陈海咽了口唾沫,“李达康吗?” 
   
  只有两个人的病房中传出了苹果落地的响声。 
   
  看着在地上滚动的,削了一半的苹果,沙瑞金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可惜了。” 
   
  陈海一向认为自家的金子哥是一个完美的人。 
   
  温和的脾气,健壮的身材,年龄抹不去的英俊的长相,和令人神往的职位。 
   
  钻石王老五,说的就是他哥。 
   
  所以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家完美的金子哥,爱上了一个男人。 
   
  但也不是说陈海有多么歧视同性恋。 
   
  正如世界上很多父母那样,虽不反对同性恋,却是在听到自己的孩子爱上了一个同性时要打断孩子的腿。 
   
  陈海一向不歧视同性恋,在他的观念里,爱情是不分性别的。 
   
  只是这条规律放在了沙瑞金的身上却不适用。 
   
  “为什么?”陈海看着沙瑞金又拿起的苹果突然觉得没了食欲。 
   
  “就像你鞋柜里的一直藏着的那双红色高跟鞋。”沙瑞金回答。 
   
  (四) 
   
  对于陈海而言,红色高跟鞋只有那么一双,就算仿造的再像,就算是同一家店同一天买来的,都不一样。 
   
  所以陈海也突然懂了沙瑞金的意思。 
   
  李达康对于沙瑞金而言,只有一个,也只会有一个。 
   
  世界上叫这个名字的人多了去了,叫这个名字脾气又暴躁的人也多了去了。 
   
  但是他们的都不是沙瑞金喜欢的那个李达康。 
   
  沙瑞金喜欢的,是那个京州的市委书记,是那个对改革发展有着满腔热情的,改革大将李达康。 
   
  “海子,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人这心被硬生生地剐掉一块很痛,你知道我当时想说什么吗?”沙瑞金最终还是削好了苹果,递给陈海。 
   
  陈海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也表示自己不想吃。 
   
  沙瑞金伸回手,自己咬了一口:“我想说,剐走你心的人是想把位置留出来,让其他人再填上。” 
   
  陈海知道,这个其他人对他而言,是陆亦可。 
   
  对沙瑞金而言,就是李达康。 
   
  后来陈海的婚礼上,陆亦可穿着婚纱的样子让他又想起了鞋柜里的红色高跟鞋。 
   
  那双鞋陈海永远都不会丢掉,但是他也不会再拿出来。 
   
  鞋柜里也最终会被其他颜色的鞋子填满。 
   
  就像被他的亡妻剐掉的那一块心脏一样,最终还是会被陆亦可填上。 
   
  婚礼上他喝了很多酒,一直喝到醉。 
   
  然后他凑到沙瑞金身边,看了眼坐在他旁边喝醉到快要滑下去的李达康,趴在沙瑞金耳边问:“金子哥,你的心被填上了吗?” 
   
  沙瑞金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 
   
  陈海看见沙瑞金伸手将喝醉的人半搂半抱了起来,让他稍微坐正了些。 
   
  然后才再次看向他:“你说呢?” 
   
  那一瞬间陈海就明白了,他的金子哥还是那样的完美。 
   
  无论他究竟爱的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男人。 
   
  沙瑞金向来遵从自己的内心。 
   
  “海子,我是没有了妻子,”沙瑞金的话音不大,正好能让陈海和李达康同时听到,“但我还有爱人。” 
   
  陈海看到李达康的耳廓突然红了起来,就像他鞋柜最底层的那双红色高跟鞋。 
   
  ——完—— 
   
  不想看操心的东西的小天使停在这里就可以了么么啾~ 
   
  本来是想今日事今日毕无奈手速太慢过了十二点。 
  一直都有关注事情的发展,每次都想下水,也尝试过下水,无奈身为智障又没有逻辑性每次都不会骂人也不会讽刺人就很急。群里的太太们每次跟我说没关系让我产粮就好,但是太太们总是被恶意攻击又什么都做不了就很憋屈,只能说要是发什么联名文一定要带上我。 
  我一直是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的,所以我也不过多评论我心中的太太是什么样的,也不借此机会抨击对面是如何如何的,观众不是傻子分得清辨得明。 
  同人本就是最大的ooc了,只不过在下笔时有人ooc的程度小有人ooc的程度大,有些人接受的尺度比较小有些人接受的尺度比较大。正因为人的差异性才会造成这些不同。如果希望全部都按照自己要求的来,那不如去要求人类克隆化来得简单。 
  反正被说站队就站队,下水就下水了,我不会当中立也不想去做什么和事佬。 
  最开始混沙李圈就曾出现过指责雷点没标清害得读者误入雷区的小型撕逼现场,第一次混热圈的怂逼表示害怕就每次前面会写很多注意事项和一些唠唠叨叨,尽量避免再次出现撕的那些情况,也没有下水。 
  本来同人就是为了圆自己心底的一个对于所萌cp的不可能的未来,写自己心底的cp,既然读者有用嘴喷的权利为何写手就不能有用笔写的权利?又不是封建帝制时代搞得这么“文字狱”是要做什么? 
  离抗日年代也过了很久了搞特务卧底是狼人杀玩儿久了入戏太深吗? 
  因为写得同人不符自己想要的标准就可以挖掘太太的三次元信息做佐料写黑文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挖掘三次元信息用代称写黑文就能被说成是温柔且怂了吗? 
  当十个人中有八个人站出来反驳你的观点时一定不会是世界背叛了你,多大脸呢值得让世界去背叛。不过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罢了。 
  抱歉我又食言了,当初说好不再发表言论了,只是实在憋得慌,看着太太们一个个被恶意中伤被扒三次元,我真的是…… 
  cnm!听到了吗!cnm!! 
  

评论(37)
热度(215)
  1. 湘江水逝(闭关一年)一口酸毒奶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