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开车组】⒈处男杀手

(沙瑞金×李达康

论接龙选择了开车的丧病程度哈哈哈

涉及处男杀手的那件毛衣哈哈哈哈哈哈

我越来越毒了哈哈哈

第二棒接住 @阿秋

接龙汇总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

  【沙李|开车组】⒈处男杀手 
   
  沙瑞金用手支着下巴,冷静而又自持地看着放在桌上的快递。 
   
  他实在不知该不该拆。 
   
  拆开,或许会有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在他面前打开,但是他的李达康或许会和他急——就沙瑞金对李达康的了解,不是或许是肯定会和他急;可要是不拆,沙瑞金这心里又像是被猫爪轻挠着,痒到不行。 
   
  毕竟这可是被李佳佳说成是目前最流行的一件可以随意挑起情趣的衣物!听着就让人好奇。 
   
  还记得李佳佳在跨洋电话中忍了好久和他说:“瑞金叔叔,到时候对我爸温柔一点儿。” 
   
  沙瑞金当时就回了李佳佳一句:“我对你爸一直很温柔的。” 
   
  这可不是假话,无论是用了什么小道具,沙瑞金一直自认为是个在性事方面格外温柔的人。 
   
  然后那头的李佳佳咽了口口水:“我知道,所以我也就这次提醒你……” 
   
  沙瑞金想,什么玩意儿能这么厉害?这让他越来越好奇了起来。 
   
  桌上的快递就像是塞壬的歌声一直在诱惑着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指着五点半,就刚刚和李达康通过电话的情况看来,他至少还要三小时才能回来。 
   
  意思是沙瑞金还有三小时的时间来纠结。 
   
  “叮铃铃……”躺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沙瑞金打了个激灵,看了下来电显示的“康康”二字,沙瑞金立刻接了起来,“嗯?怎么了达康?……半小时后就回来?好的,好,我知道……” 
   
  绝望的放下电话,沙瑞金咽了口唾沫,再一次看向茶几上的快递,一狠心,一咬牙,沙瑞金决定,拆! 
   
  拆了后悔两小时,不拆后悔一辈子! 
   
  不要怂,勇敢的上吧! 
   
  沙瑞金不停地为自己打气,然后扯开了包装,期间他的肱二头肌很给面子的鼓了一下。 
   
  一件灰色的毛衣。 
   
  沙瑞金眨眨眼睛,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说一件毛衣能够挑起情趣。 
   
  然后他伸手提溜起毛衣来,往后转了个面—— 
   
  噗! 
   
  那一瞬间沙瑞金就脑补出李达康穿着这玩意儿的模样,鼻腔一阵温热。 
   
  妈呀太赤鸡了这是。 
   
  两条系带绕到脖颈后固定住,之后就是一大片的空白赤裸,按照长度来看,似乎是在臀部的位置左右又多了一片布料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达康他…… 
   
  他肯定不愿意穿啊开玩笑,他要肯穿他就不是李达康了。 
   
  那要怎么哄骗李达康穿呢?沙瑞金来回踱步,时不时看向闹钟,突然顿悟—— 
   
  酒壮人胆。 
   
   
   
  李达康一进家门就觉得气氛不对。 
   
  首先不对的地方是沙瑞金笑得太灿烂。 
   
  带着一股子一般只有在自己身上才看得到的狗腿意味。 
   
  松了松脖颈上的领带,李达康把手中的公文包递给沙瑞金:“怎么了心情那么好?”他弯下腰脱着脚上的鞋,一边问着。 
   
  沙瑞金搓搓手:“没有没有,就是你今天回来的早,有些意外。” 
   
  说的倒还有几分样子,李达康也没怀疑,就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到了饭桌上,李达康对着桌上的二锅头挑了挑眉毛:“这是……” 
   
  “今天去买菜的时候顺手拿的,一起喝?”沙瑞金没告诉李达康时自己刚刚跑出去买的。 
   
  李达康想想自己最近的工作强度点点头,他也的确是冷落了沙瑞金很多天,今天就索性陪他喝一杯,算是中补偿。 
   
  一人一瓶二锅头在面前放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说着最近汉东的政局变化,说着上面的最新政策…… 
   
  边吃着小菜配着一杯杯白酒。 
   
  沙瑞金看着面前因为酒精上头而满脸通红的人,看他手舞足蹈抑扬顿挫地说着最近的工作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用一只手撑着脸,歪着头看向李达康,听他说了一大堆。 
   
  李达康丝毫没有任何被沙瑞金紧紧注视的自觉,还沉浸在自己对京州的未来规划宏图之中。 
   
  沙瑞金到最后由原来的用手撑着脸的姿势变成了趴在桌上看着李达康,就安静地看着李达康一杯杯的灌着酒。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沙瑞金努力挤进李达康的絮絮叨叨中,问了句:“达康,你热吗?” 
   
  花了好一会儿李达康才反应过来沙瑞金问了什么,他下意识地扯了扯领带,点点头:“您别说,还真有些热。” 
   
  “那要不要先换个衣服?”沙瑞金抛出了鱼饵就等着李达康咬住。 
   
  不出所料,李达康嘿嘿的笑了声:“好啊沙书记。” 
   
  沙瑞金立刻凑上前帮李达康脱着身上的衬衫和西装裤,因为酒精上头而身子有些软的李达康直接瘫进沙瑞金的怀里。 
   
  “来,我给你换一件衣服。”沙瑞金边说着便从茶几下的柜子里抽出了那件露背毛衣来。 
   
  等到打好了蝴蝶结后沙瑞金才认真地看了起来。 
   
  后背一大片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脊椎处的凹陷、腰线的弧度、隐约露出的腰窝……沙瑞金咽了口唾沫。 
   
  “沙书记,我怎么觉得还是有点热啊……”李达康迷迷糊糊地扯着毛衣,然后他把目光转向沙瑞金,歪着头看向沙瑞金,“可是后背怎么凉飕飕的。” 
   
  “咕咚。” 
   
  这一声唾沫咽的大声了,沙瑞金伸手揽住李达康因为身子软而塌下去的腰:“达康,我也热。” 
   
  “嗯?”李达康双手抵在沙瑞金的胸肌上,看向沙瑞金,“那我们开空调?” 
   
  “我是被你搞得热,”沙瑞金压着声音在李达康耳边说,“达康书记是不是有义务帮我降温啊?” 
   
  “我该怎么帮您?”李达康眨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沙瑞金压在了沙发上。 
   
  “喊出来。”沙瑞金压了上去。 
   
  ——tbc——

评论(30)
热度(204)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