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方陆方】情报

(方坤×陆桥山×方坤

第两百篇发这个邪教我……_(:3」∠❀)_

一种自己今天更了很多东西的错觉_(:3」∠❀)_

打游戏打游戏_(:3」∠❀)_

本篇又叫“坤叔和小陆的心路历程”【不是

大量二设

汇总

ooc属于我)

  【方陆方】情报 
   
  陆桥山一直是收集情报的好手,要不是官心太重,在天津站的时候总想着升官耽误了,否则以他的实力坐上天津站副站长之位并不是什么困难事。 
   
  更何况郑介民既然敢推荐他就一定是有理由的。 
   
  给人盖了条毛毯。方坤伸手为陆桥山捏了捏被角,然后蹲在沙发前看着睡在沙发上的人笑了笑。 
   
  睡着时的陆桥山五官全都放松了下来,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偶尔会露出的小心翼翼和时不常的讨好微笑,更像是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了。 
   
  方坤轻轻抽走陆桥山手上的资料,随意扫了眼上面的情报,放到桌上。 
   
  资料校对的很认真,和他这个人一样圆润的字在边角做着批注。 
   
  方坤也知道最近上面的任务下得有些多且急,害得这人跟着他一起熬夜,这个时候方坤就会想,自己当初向戴雨农从郑介民手里要这个人是不是做错了。 
   
  戴雨农问他有什么要求的时候方坤说了一句“我需要一个情报员”然后在戴雨农即将开口前抢先说到“我要自己挑”。 
   
  选择陆桥山是有理由的。 
   
  方坤十三岁进的蓝衣社,能够持枪独自执行任务是在十八岁。 
   
  那是他的第一个任务,在天津,处决一个汉奸。 
   
  虽说是第一个任务,但是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血,所以他显现出一股与他年龄不符的沉稳。 
   
  透过狙击枪上的目镜,他第一次见到了陆桥山,和他的五官相似极了,却是带着与他不同的活力——和天真。 
   
  那个时候开始,方坤就在收集着关于他的资料。 
   
  他想要那份他已经失去的天真。 
   
  有的时候看着陆桥山,方坤就会有种看着十三岁以前的自己的错觉。 
   
  也因此,方坤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保持住陆桥山的这份天真活力,这份人畜无害。 
   
  哪怕他的手会沾染更多的鲜血。 
   
  坐在沙发前,方坤看着陆桥山的睡脸也逐渐放松了下来,任由疲倦压垮了他。 
   
  陆桥山做了个梦,梦见郑介民梦见戴雨农,梦见在天津站中总是小心翼翼的自己,梦见站长吴敬中跟他说“新京站那边的站长把你要过去了”。 
   
  然后他就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面前坐在地上背靠茶几睡着的人。 
   
  来之前他收集过关于方坤的情报。 
   
  内容很少,总的概括来只有一句话——被蓝衣社抛弃的一枚棋子。 
   
  陆桥山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情报员中方坤偏偏挑选了他。 
   
  或许是因为自己长的和他有几分相像? 
   
  陆桥山看了下身上的毯子就知道是谁给他盖住的。 
   
  陆桥山知道他们不一样。 
   
  方坤太冷酷了,就算他在自己面前如何的温柔迁就,都无法掩饰他的冷酷。 
   
  一开始陆桥山并不想来新京,毕竟他在天津站混的太久了,离当上副站长只有一步之遥,换了个地方就意味着重新开始。 
   
  所以听到方坤说“站长你要当你就当去吧”的时候陆桥山很激动。 
   
  只不过偶尔半夜醒来的时候,看着原本是搂着他睡的人缩在角落里的模样陆桥山就觉得自己心软了一下。 
   
  算了算了,管他什么站长副站长。 
   
  陆桥山坐了起来,看着一向警惕却总能在他面前陷入沉睡的方坤笑了笑。 
   
  只要有方坤,当不当站长副站长并没有什么区别。 
   
  ——完——

评论(17)
热度(54)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