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橘颂(三)

(赵东来×李达康

涉及梗——利马综合症,双重人格

大量二设

从ooc变成了ooc²

剧情夸张化风格不清晰

会是中短篇

前文见——橘颂(二)

全文见——汇总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东李】橘颂(三) 
   
  那之后李达康找赵东来的次数就多了起来,询问他关于案情的发展。 
   
  有人说赵东来这是踩了狗屎运了,才会被新上任的市委书记看中。 
   
  还有人说是他背地里允诺了市委书记什么好处。 
   
  赵东来倒是一直没有想去解释什么,他知道,有些事情会是越解释就抹黑的。 
   
  毕竟“解释就是掩饰”。 
   
  何况人们总是愿意相信他们所希望的那些“真相”,幻想着他人的卑鄙来给自己的失败做合理的借口。 
   
  赵东来依旧我行我素,找线索抓嫌疑人。 
   
  突破点是在所给期限的第二天一大早。 
   
  赵东来得到了法医那边传来的消息,伤口附近带着肉沫,不是人肉,是猪肉。 
   
  嫌疑犯是名屠夫。 
   
  三名受害者并没有任何的代步工具,所以赵东来决定先从附近的菜市场查起。 
   
  知道范围了就不难找。 
   
  到最近的那个西门菜市场一打听,有一家卖肉的已经两天没来了,赵东来立刻就锁定了那个人。 
   
  天还是黑压压的一片,蓝不透,总是浸着些灰沉沉,也不知是云还是雾,又或者只是PM2.5的汇集物的东西沉甸甸地悬在天上。 
   
  看着就觉着透不过气。 
   
  赵东来敲响了门。 
   
  刚亮出身份,那个开门的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就跪了下去,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赵东来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个案子不难,证据明显条理清晰,何况嫌疑人是第一次杀人,一点心里素质都没有,直接亮出身份就能将他吓倒在地。 
   
  这样的一个案子,他的老师傅说三天内绝对破不了。 
   
  赵东来不禁感到悲哀,为这样的一座城市。 
   
  林城究竟是如何沦落到这般地步的? 
   
  沦落的源头不好追究,只庆幸自己还在这浑浑噩噩的青天下持着一份清醒。 
   
  赵东来收拾了下自己的汇报,给市委书记办公室挂了个电话。 
   
  “李书记,我过去向您汇报?”赵东来一边翻着桌上的文件一边问着电话那头的人。 
   
  那边沉默了很久,安静到赵东来一时只听得到呼吸声。 
   
  “好。”差不多沉默了一分钟,赵东来才听到那边传来一句应话。 
   
  莫名的虚弱,没有了之前的气势。 
   
  赵东来皱了皱眉头,却也没多想,拎着这次的任务汇报就往市委赶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刚想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李达康身边那个秘书的声音。 
   
  “李书记,药我给您放这儿了……” 
   
  李达康秘书的声音温温和和的,听着就让人舒服。 
   
  只不过——药?什么药?李达康得什么病了? 
   
  赵东来突然疑惑了起来,又想起了刚刚通话时的那一阵沉默。 
   
  暗自猜测自己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还没等赵东来想好,门就突然被打开了,小金和赵东来都吓了一跳。 
   
  幸好那金秘书反应也足够快,让到一旁:“赵警官,请进。” 
   
  “谢谢。”赵东来连连鞠躬,然后走了进去。 
   
  “如何?”李达康听到金秘书的话就知道是谁来了,头也不抬地问。 
   
  “已经抓捕归案了。”赵东来看李达康低头批完手上的文件,然后抬头看他:“坐,把过程和我说一遍。” 
   
  赵东来听李达康这么说,也就照做,虽然他至今不清楚对于这么个小案子,身为市委书记的李达康为什么会这样上心。 
   
  “……总的来说,想要破这个案子的难度并不大是吗?”李达康询问着,手中的笔不停地转着。 
   
  纤长有力的手指夹着笔打转,笔在指尖飞舞。 
   
  赵东来被吸引去了目光,略微发了发呆,然后才点头:“啊,是,总体来说,难度并不大。” 
   
  “我打算提你为局长,公安局长。”李达康说,也不去管赵东来一脸的惊讶,“给了你权利,你就要好好利用。” 
   
  赵东来又是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过来。 
   
  升降赏罚。 
   
  这是权利给他带来的功用。 
   
  “公安系统的崩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改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点我希望你明白。”李达康最终还是放下了笔,十指交叉在一起,“还有一点,我今天能够提你做局长,明天我也能提别人做局长。” 
   
  赵东来立刻正色表示自己明白。 
   
  公安局里岂会无能人? 
   
  这次却是提了他一个赵东来,就是因为他的态度。 
   
  因为赵东来在处理这个案件上的态度让李达康欣赏。 
   
  不过这个案件只要是个人都能解决的来——换句话说,随便让个公安局里民警去犯案都能做得更好。 
   
  为自己的想法皱起了眉头,赵东来立刻起身,对李达康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要退出办公室。 
   
  还没抬腿走就看到了李达康手边的药片和热水,想到了刚刚门外听到的金秘书的话,赵东来挠挠头,开了口:“李书记,那个……耽误您吃药真不好意思,不过您药还是先吃一下吧。” 
   
  李达康抬头看了下赵东来一脸憨厚的样子伸手取过手边的药。 
   
  趁着李达康吃药的间隙赵东来认真地打量了面前这个与之前的每一任市委书记都不同的瘦削男子。 
   
  被一袭黑色西装衬得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 
   
  吹着杯中热气的动作使得他的眼睛往下垂着,双眼皮盖住了他本应凌厉的双眸。 
   
  少了那抹凌厉之后,他整个人就平添了一股子柔和,甚至温顺。 
   
  赵东来咽了口唾沫,然后开了口:“那我先——回去了?” 
   
  “嗯,”吃过药的男人继续喝着热水,喉结因此上下滚动着,“你去吧。” 
   
  李达康扯出了一抹微笑来,目送着这个不知为何总是容易走神的公安干警出了门。 
   
  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被隐在厚重云层背后的光芒撕不开口子,漏不出一点暖意。 
   
  ——tbc——

评论(10)
热度(76)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