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八百粉点梗·沙李君臣AU】君令不违

(沙瑞金×李达康

客官 @天天萌冷CP  您要的君臣AU(。・ω・。)ノ♡

半架空无考据

是刀,慎!!

第一次涉足君臣设定有点怕怕_(:з」∠)_

祝食用愉快

汇总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八百粉点梗·沙李君臣AU】君令不违 
   
  (一) 
   
  李达康平静地看着跪在下面请命的人,点头:“朕,许了。” 
   
  那人抬头,目光灼灼,带着能够穿透京城那乌云密布的天空的光芒:“谢圣上。” 
   
  (二) 
   
  第一次相遇是在射箭场上。 
   
  沙瑞金的养父陈岩石乃当朝右相,曾经和沙瑞金的父亲跟随李达康的父王南征北战打下一片天来,无奈沙瑞金的父亲战死沙场,两人商定后将沙瑞金托与陈岩石扶养。 
   
  于此之前,李达康的父王便是经常便装出入陈丞相的大宅,来个一醉方休也不是没有过,然而这带着李达康一起去的倒是第一回。 
   
  少年郎一袭轻便的黑色装束,赤脚站在庭院里,挺直的背犹如刻满功勋的石碑,张弓放箭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箭箭中靶心,最后直射得靶心穿烂。 
   
  李达康倒也不吝赞赏,待沙瑞金放下弓箭才拍手叫好。 
   
  这样的毫无预警使得沙瑞金吓了一跳,他立刻转身,满额的汗,对着李达康作了个揖:“草民拜见太子殿下。” 
   
  李达康向来是不喜这样的礼节,何况他又听说自家父王和这个少年的父亲——无论是生父还是养父——并肩作战过,一开始好感便是居高不下的,也因此,年方十四的他上前去扯沙瑞金的衣袖:“比试比试?” 
   
  沙瑞金较他大上两岁,却也还是难抑小孩子心性,便是应承了下来。 
   
  待到大人来射箭场寻人时,两个少年郎已是相互依靠着坐在墙边睡着了。 
   
  射箭场里靶被射坏了三个,足足有上百支箭散落在射箭场上。 
   
  至于第二天李达康因为手臂酸软写不了字而被田太傅以为是想要偷懒已是后话。 
   
  (三) 
   
  那之后李达康就经常往陈岩石府上跑,再后来沙瑞金就成了李达康的陪读,顺便充当李达康的侍从。 
   
  虽然外人在场时两人之间的称呼就尊敬了些,然而在私人场合中,李达康总是会凑到沙瑞金身边,软软糯糯的喊一声“哥哥”,之后被沙瑞金揉着头笑着问“怎么了达康?” 
   
  到了很久之后,李达康总是会去怀念那段时光,很短暂,却是李达康一生中唯一的美好。 
   
  年少是轻狂最好的理由。 
   
  没有任何的预告,就像是火星顺着引线慢慢地燃烧着,最后爆竹在“轰”的一声中炸起来时,只有当事人知道这一点儿也不突然。 
   
  少年人的亲吻就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触之即离,清淡的像是往一汪湖水投了个不大的石子,激不起多大水花,却是漾的一圈圈涟漪不断震荡。 
   
  李达康有时候会调戏沙瑞金,道:“待本王称帝,定娶你为妻。” 
   
  沙瑞金总是被他的小孩子气搞得无可奈何,伸手弹了弹他的额头:“等达康称帝了——” 
   
  最后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任凭前半句在死寂的空气里盘旋着。 
   
  毕竟是心知肚明的事了,说不说都已经无所谓了。 
   
  李达康也知道,要是他真的坐上龙椅…… 
   
  ——他们便是君臣关系。 
   
  终其一生也只能是君臣关系。 
   
  李达康知道,史上帝王有龙阳之好的不在少数,可他不想葬送沙瑞金的前程。 
   
  李达康清楚沙瑞金的抱负,知道他的谋略胆识。 
   
  沙瑞金也曾在某次的接吻后抵着李达康的额头告诉他,如若你登上龙椅俯瞰群臣,我定要成为你手下最锋利的剑。 
   
  护你的山河长安。 
   
  (四) 
   
  收回了思绪,李达康继续批阅着面前的奏折。 
   
  这次的南蛮攻势浩大,听说是抱着必胜的心来的。 
   
  沙瑞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自愿请命带兵剿敌的将军。 
   
  自从七年前李达康登基之后,沙瑞金也跟着成了骠骑大将军。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迅速冷淡了下来。 
   
  还记得沙瑞金第一次出征时,李达康来不及换下早朝的龙袍就冲进了沙瑞金的房间,手一挥遣退所有人。 
   
  如同之后的每一次,伸出那双登基后就只剩批改奏折用的手给沙瑞金整理着战甲。 
   
  那人一开始不适应,连忙摆手后退,嘴里急忙道:“陛下,……” 
   
  后面的话他都不用说李达康就猜到了七八分。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李达康这样告诉他,伸手将房间指了一圈,“我也只能给你做这些了……” 
   
  李达康嗫嚅了唇好半天,最终还是将“哥哥”两个字咽了回去:“……沙将军。” 
   
  沙瑞金最后还是妥协了,妥协在李达康的:“朕要亲自给你披甲,君令不违你可知道!”。 
   
  放下手中的毛笔,李达康挥了挥手,示意侍从再往香薰炉中加些让人提神的香料,然后起身向着屋外走去。 
   
  一边的侍从立刻上前,在门打开前给他披上了厚重的狐裘。 
   
  然后他才突然记起来,已经是冬天了。 
   
  门打开的一瞬间,狂风裹挟着雪花肆虐地闯进来,李达康想了想还是抬腿向着射箭场走去。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碰箭了,或许连如何射箭都该忘了吧。 
   
  距沙瑞金带兵出征已经过了大半年,也是频频听到捷报传来,或许等这个寒冬过了,沙瑞金也该回来了吧。 
   
  这一次的征战必将惨烈至极,李达康清楚,那南蛮首领已是垂暮之年,这或许会是他在有生之时的最后一场战斗。 
   
  所以那人定会派上最精良的士兵来夺取中原大地,争取再合上眼前能够看到这江山易他主。 
   
  李达康推开了射箭场的门,站在门口望了眼,尘封角落的弓箭早已布满蛛网,自登基之后他就再也不许其他人进入这间射箭场。 
   
  说是霸道也好,说成独裁也罢。 
   
  这个射箭场李达康只进来过一次,和沙瑞金一起,在他登基的前一天晚上。 
   
  他们换上了自己最轻便的服装,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悄悄地摸到这个射箭场来。 
   
  李达康还记得那天晚上沙瑞金的黑色劲装,如同他们的第一次相见,在外人看来一向冷酷一脸生人勿近的李达康却是自己凑到了沙瑞金身边。 
   
  “哥哥。”他轻声唤到,然后听到了沙瑞金蹭着他的鼻尖回了句:“达康。”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 
   
  滚在射箭场的地面上,身为太子的李达康甘愿张着腿接受沙瑞金的占有,蜷在沙瑞金身下呻吟承欢,一遍遍地喊着“哥哥”。 
   
  压抑而又快乐。 
   
  站在射箭场门口,李达康恍若能看到那个晚上恣意放纵的他们,似乎还能感觉到沙瑞金进入他时的快感。 
   
  李达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心底却是有一丝丝的不安。 
   
  “报陛下,”传令人跪在他身后的雪地上,—— 
   
  “沙将军战死沙场。” 
   
  (五) 
   
  这场大病来的很突然,雪下的最深最厚的时候李达康是躺在床上睡过去的。 
   
  梦里有很多回忆。 
   
  李达康看见在沙瑞金出征前,自己替他披甲的场景。 
   
  “这次会是场恶战,”李达康听见自己这么说,“我等你胜利归来。” 
   
  他看到沙瑞金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年少时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的月牙状:“好。”沙瑞金这样回答他。 
   
  屁的个好!李达康只想骂出声。 
   
  “你自己可是答应了,那就要记得……”李达康感觉到有人伸手抱着他,在他耳边说:“君令不违。” 
   
  随后他睁开了眼,看着眼熟的摆设,问了声:“雪停了吗?” 
   
  (六) 
   
  南蛮首领没有撑过那个冬天,本着必胜信念的军队被沙瑞金带的兵打得片甲不留,连中原的半寸土地都没碰到。 
   
  李达康窝在床上,闭眼听着下面的人汇报,末了,道一句:“我累了。”便遣退所有人。 
   
  他想,君令不违,沙瑞金也算是做到了。 
   
  因为沙瑞金曾许诺过,要护李达康的山河长安。 
   
  ——完——

评论(39)
热度(114)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