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论坛体·番外二】没眼看了

(沙瑞金×李达康

关于九十口书记遭遇飞来横祸吃了一大口狗粮的事件始末

和老沙为何突然发难捏康康脸的事件始末

老田:其实老子都知道哈哈!想不到吧🌚

汇总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论坛体·番外二】没眼看了 
   
  田国富,一名耿直正气的汉东省纪委书记,于某个晴朗的日子里,在没有给此省省委书记打报告的情况下,决定去找他商量些事情。 
   
  却是在开门的一瞬间被迎面撒了一碗狗粮。 
   
  嘎嘣脆。 
   
  这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过分了啊。田国富看着坐在沙发边看文件的沙瑞金,再撇了下只从被子里露了小半张脸的李达康。 
   
  然后就看到沙瑞金伸手给李达康捏了捏被角。 
   
  看到省委书记在给睡觉的市委书记捏被角的我该留还是该走?在线等,挺急的! 
   
  “沙……”田国富刚刚开口,后面的话就被沙瑞金瞪了回去。 
   
  超凶。 
   
  然后沙瑞金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示意他小声一些,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抽了一张空白的纸,拿了支笔,沙瑞金在纸上写着:有什么事吗? 
   
  田国富下面接着:现在是怎么回事? 
   
  沙:达康昨晚失眠了我看他很累的样子,就让他先睡会儿。 
   
  田:虽然我知道你俩的关系吧但不代表别人也知道,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沙:我跟小白说了,除了你以外谁来都先不见。 
   
  田:可是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你家小白在玩手机,笑得还挺开心的。 
   
  ………… 
   
  沙瑞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沙发上的人突然发出了一声细微地叮咛,引得沙瑞金连忙看去。 
   
  只见那人翻了个身,朝着沙发,把脸更加塞进沙发里,只留给沙瑞金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和上面的发旋。 
   
  只是——总觉得那人的睡姿有些不自然。沙瑞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沙发太小了吧。也就没去在意了,转头继续在纸上写着字。 
   
  沙:然后呢?他有没有看到你? 
   
  田:他没有看到我,我自己进来的。 
   
  笔又回到沙瑞金手中,他支着笔,笔尖在纸上晕开了一圈墨,很快就洇透了纸。 
   
  沙瑞金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你先回去吧,等下他醒了我再给你挂个电话。 
   
  田国富说好,脸上笑着心里却在说mmp。 
   
  没眼看了,他想。 
   
  等到田国富出门了,沙瑞金才松了口气,抬眼看了下不知什么时候又转过来面对他依然睡得天昏地暗的李达康,沙瑞金难免有些心疼。 
   
  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照顾自己。 
   
  宛如生活白痴。 
   
  在一起之后听说他家里有个表妹在照顾他的思起居,沙瑞金还专程过去以“微服私访”的名义考察了一下他的那个表妹田杏枝。 
   
  看着就是个让人舒服的人。 
   
  自己也从她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李达康的事情。 
   
  比如他看电视不会换台,比如他发烧了不知道找退烧药,比如他睡不着就喜欢看规划图…… 
   
  心太大,装了京州数百万人民。 
   
  心又太小,装不进他自己一人。 
   
  沙瑞金叹了口气,看着男人眼底的一片青黑,想要伸手去抹平,却又怕扰醒这人,只得放下手来。 
   
  然而没过多久,沙瑞金就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又是谁?不会是田国富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吧?沙瑞金皱了皱眉头,然后看着李达康他家那个发型奇特的金秘书探了个发型进来。 
   
  然后才把头探了进来。 
   
  “沙书记,”金秘书悄声地说着,然后挥了挥手中的文件,“有份紧急策划需要李书记的签名。” 
   
  什么文件这么急。沙瑞金皱起眉头,然后示意小金进来。 
   
  “李书记?”小金凑到睡在沙发上的人身边,开口,“李书记?” 
   
  那人还睡的极香,好似世间一切纷扰与他无关。 
   
  沉浸在回笼觉的李达康已然忘却前不久自己给小金发的求救短信。 
   
  尴尬伫立着的小金似乎能感受到沙瑞金那快要实质化了的不满目光。 
   
  把我当救兵喊来的老大突然睡了回笼觉叫不醒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在沉默在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金秘书难得有一次提起了勇气。 
   
  然后选择了灭亡。 
   
  他觉得自己只能选择沉默。 
   
  因为沉默是金。 
   
  所以他把策划递给了沙瑞金。 
   
  并得到了一个来自沙瑞金的赞赏目光。 
   
  金秘书看着沙瑞金一页页认真地翻着策划,自己就乖乖站到一旁去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一下手腕上的手表。 
   
  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了。 
   
  趁着两位领导都在各忙各的——一个在忙着看策划一个在忙着睡觉——小金悄悄退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轻车熟路地登录了论坛。 
   
  ——咦?小白哥要回来了? 
   
  按捺住心中喜悦,容光重新焕发在小金脸上——我终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在沉默中又是灭亡了几分钟,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沙书记……”白处长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塑料袋,“肉买回来了。” 
   
  “好。”沙瑞金接过白处长手中的袋子,打开来看了看,“……怎么有这么多?” 
   
  “我不太清楚李书记的口味,也不知道李书记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所以就……” 
   
  “把所有肉都买了一遍。” 
   
  沙瑞金突然觉得他这个月应该给白处长涨工资。 
   
  不然他可能会良心不安。 
   
  鸡肉鸭肉猪肉牛肉羊肉兔肉…… 
   
  恩,一定花了很多钱。沙瑞金想着,不然晚上请白处长和金秘书吃饭吧。 
   
  这样想着,沙发上的人又传来了一点动静,沙瑞金连忙将手中的一袋肉又递给白处长然后看着似乎挣扎在睡梦边缘的李达康。 
   
  “嗯……”那人终于睁开了眼睛,刚刚睡醒的眼里还蒙着一片水汽。 
   
  本以为按照这人的性子他会突然跳起和自己检讨或是立刻转化成工作状态。 
   
  然而让沙瑞金没有想到的是,李达康只是撑着身子靠在沙发背上,开始挠耳朵。 
   
  还在发着哼哼声。 
   
  然后沙瑞金看见那人突然咬住了下唇,因此露出了小半个门牙,像是兔子一样。 
   
  这么说来,他吃东西的时候又像极了仓鼠,腮帮子鼓鼓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捏他的双颊。 
   
  李达康抬起了头,睁着还未醒透的眼睛看着沙瑞金。 
   
  “达康,你梦到什么了怎么突然想吃肉?”沙瑞金这样问着,或许是CPU运行过久之后重新启动加载速度就会变慢的缘故,李达康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沙瑞金不禁伸出了手—— 
   
  “嗯?” 
   
  李达康发出的疑惑的鼻音让沙瑞金回过神来。 
   
  眼睁睁看着自家领导伸手捏其下属脸的白处长和活生生看着自己老大被其上司捏脸的金秘书同时用手掌捂脸。 
   
  没眼看了。 
   
  ——完——

评论(30)
热度(209)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