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论坛体·番外五】掉湖事件的前因后果(中)

(沙瑞金×李达康

发货这么晚真的是给大家造成了很多不便,抱歉_(:3」∠❀)_应该是可以修改地址的……和店家说一声的话……

这种番外居然还有中我也是惊呆了……

终于get到说废话的技能了吗_(:з」∠)_

大家要善于从这篇番外里找到某奶为后面的番外埋下的伏笔🌚

猜中也没有奖略略略

祝食用愉快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属于我)

  【论坛体·番外五】掉湖事件的前因后果(中)
  
  如果说吕州是高育良的巨人肩,那林城就是李达康的镀金所。
  
  说来倒也好笑,李达康之前的林城市委书记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全省GDP排名倒数几位的林城有朝一日居然会和“镀金”两个字挂上钩。
  
  早年的事情李达康也和沙瑞金在上一次的林城之旅中说的差不多了,所以这次李达康也不再重提。
  
  “上次看了个十景,这次达康书记有什么推荐的吗?”沙瑞金转头看向李达康,因为周边没有其他人的缘故,他丝毫不掩饰眼里的爱意。
  
  “上次虽然我们骑了个环湖二十七公里的自行车,但是沙书记还没看过真真正正地看过这人工湖的风景吧?”李达康指了指远处的一大片人工湖,“我听说这次人工湖上又建了几座桥,一起去看看?”
  
  “好啊,不过——”沙瑞金拖长了音,卖了个关子,因为走的慢而有些摇晃的手臂擦过李达康的手臂,沙瑞金道,“还叫我沙书记啊?”
  
  “瑞金书记。”李达康笑得只剩下一双大眼皮儿,“这样行了吧?”
  
  “行,走,我们就去那桥上看看。”然后沙瑞金又顿了下,“不对,其实你一个去看就够了。”
  
  “怎么?”李达康被沙瑞金突然的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您——不想看人工湖吗?”
  
  “当然不是,”沙瑞金笑意更深,“因为你在桥上看风景,我就可以到楼上去看你。”
  
  李达康到底当年也是从文学院里出来的人,一身文学底子还在,立刻就反应过来沙瑞金的意思。
  
  他说的正是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诶,达康书记,你别不信,”沙书记正色道,“你的确能装饰我的梦。”
  
  “别是些什么绮梦。”李达康难得的开了黄腔,揶揄着沙瑞金,然后就看到了沙瑞金突然僵在脸上的笑容,他也跟着僵住了,“不是的……吧?”
  
  “这个……达康啊……”沙瑞金难得不好意思了起来,说来他们从确立关系到现在也快一年了,别说上床了,接吻的机会都少有,能够牵牵小手都是奢侈。
  
  何况对自己喜欢的人做春梦虽说是年轻时才有的事,但他至少还算是个生理健全的男人,过早的扼杀掉这方面的能力总归是不太好的。
  
  之前沙瑞金从未说过,是因为他不知道李达康愿不愿意,他也不想来硬的,既然今天提到了,他也想和李达康谈谈这个问题。
  
  “沙书记……那个……”李达康一紧张称呼就会变回“沙书记”,他咽了口唾沫,“我们,那啥,都是带把的,这个……不能吧?”
  
  “这个达康书记不用担心,”沙瑞金倒是从没想过李达康不提这个问题是他以为两个男人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知道怎么做。”
  
  “那就……”李达康刚想点头说“你教我吧”,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怎么做?”
  
  “这个——达康书记,”沙瑞金伸手挠着头,“不得不说,现在网络发达了,人类接受新知识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那您的意思是,您是光有理论还没有实践过咯?”李达康一脸狐疑的样子让沙瑞金有种被说“你不行”的错觉:“这不是没有实践机会嘛。”
  
  “况且,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起实践嘛。”沙瑞金看李达康似乎有些松动了的表情又乘胜追击道,“放心,我已经具备了一切所需的材料和理论了。”
  
  “感情您这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李达康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沙瑞金。
  
  “什么只欠东风啊,我欠的是一个叫李达康的爱人。”沙瑞金眨眨眼睛。
  
  “等等,你的意思是——”李达康这下终于注意到了不对的地方,“您是要我做接受的一方?”
  
  “放心,我看过了,会很舒服的。”沙瑞金劝慰道,何况他也认为还不能把自己交到李达康这个连理论知识都没有的人身下,他毕竟还有些理论,知道前后顺序和注意点。
  
  “沙瑞金!大白天开什么黄腔!”李达康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瞪了沙瑞金一眼。
  
  如果不咬这个唇的话可能还会更让人害怕。
  
  沙瑞金乖乖地停下了这个话题:“达康书记,这座就是你说的,新建的桥吧?”
  
  “是的,瑞金书记,”李达康顺着沙瑞金指去的方向点头,也不再纠结于那个话题,换回了工作状态,“这座桥是今年刚刚修建的,两边的护栏还没完全建好,因为目前的林城交通状况,因此上面决定开始通车。”
  
  “不止是护栏吧?”沙瑞金伸长了脖子看了看桥,“人行的路也还没修好。”
  
  “是,是还没修好,但是到这个月月末就能竣工。”李达康功课做的是很足,刚刚在办公室得到沙瑞金说要调研林城的消息后就特地给林城方面挂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嗯,有效率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质量,可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啊。”沙瑞金点头,和李达康说道,下意识地走在了李达康外侧,将他护在里面。
  
  李达康虽然发现了沙瑞金的这个小动作,但是他也没有赶着换回去,首先是他知道沙瑞金肯定不会同意他这么做,其次是他不想再给走在后头的金秘书什么把柄让他发到网上去。
  
  两个人就着近年报纸网络上经常报到的各种豆腐渣工程讨论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了没有护栏的地方。
  
  更没有注意到后面驶来了一辆车。
  
  按理来说两个人走的够里面,但是身为司机还是习惯性的按了按喇叭,示意行人小心,注意到后方有车。
  
  这位司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一个喇叭,使得走在里面的那个人一个踩空就掉了湖!他连忙换挡加油门绝尘而去,头都不敢回一下。
  
  李达康踩空的那一下大脑就空白了,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头晕目眩,还来不及抓住什么东西整个人就往后倒去。
  
  “达康!”
  
  看着沙瑞金伸出手却没抓到他的一片衣角的滑稽模样,李达康突然有些想笑,很少见呢,这么紧张的沙瑞金。
  
  希望小金不要把这么狼狈的事情发到网上去。
  
  这是李达康落水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tbc——

评论(12)
热度(128)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