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东李】橘颂(五)

(赵东来×李达康

涉及梗——利马综合症,双重人格

剧情夸张化

本章双重人格已出

后面的剧情大家应该也已经想到了_(:з」∠)_

感觉不该把梗标出来……

什么伏笔,不存在的_(:з」∠)_

人物属于周梅森老师,ooc²属于我)

  【东李】橘颂(五)
  
  一切似乎又行回了正轨。
  
  除了赵东来在下班后会过来接李达康这一点。
  
  坐在后座咳嗽着,李达康暗骂了句林城无端的天气和糟糕的空气。
  
  “李书记您生病了?”听着后座传来的一直咳个不停的声音,赵东来开口询问。
  
  “没事。”李达康想可能是这两天受了些凉引起的轻度感冒症状。
  
  即将入冬,天气就像是经期的女人一样不稳定,明明之前还是太阳高照,下一秒就突然大雨倾盆。
  
  冷热交替频繁了,一个不注意就染了风寒。
  
  幸好还只是流行性感冒,不至于引发头疼,不会影响到工作。
  
  李达康合上眼睛,躺在后座上:“最近的工作还顺利吗?”
  
  抬头看了下车内后视镜,多看了几眼那人闭着眼睛休息的模样,赵东来有些想要抹平李达康蹙起的眉的冲动:“挺好的,公安队伍也在整顿,大家渐渐有了几分样子。”
  
  “我听说近日来有民警上街买菜遇到抢劫的还上前伸张正义?”李达康有早上看报的习惯,从跟了赵立春当他的秘书后开始养成的。
  
  “啊,您是说民警小吴啊?前两天还登报了,”赵东来踩着刹车,缓慢地停在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看着对面的红灯,赵东来继续道,“那天他也正好是骑着辆电动车,他说他想都没想就转动车把冲了上去,后来那个阿姨还送了面锦旗过去感谢他呢。”
  
  “这是个好现象。”李达康评论着,“这说明我们的公安队伍的风纪在变好,你的努力功不可没啊。”
  
  这夸的赵东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伸手挠了挠头:“李书记您过奖了。”
  
  数字从十开始慢慢跳着,等到“一”的时候,赵东来踩下了油门,驱着车缓慢前行着。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和李达康共处。
  
  李达康给他带来的感觉很舒服,一点也不像其他人所说的“冷面书记”那样。
  
  他对赵东来来说,关系亦师亦友。
  
  只不过听说他和他的妻子已经分居有一段时间了。
  
  想来倒也是,从最近赵东来送李达康回家的情况就能看出来。
  
  他就是个一心只为GDP的工作狂。
  
  连续送了一周的李达康,赵东来发现自己就没有哪一次能在午夜十二点前接到李达康的下班通知。
  
  回去的路上也是,这人开口闭口不离工作。
  
  这样的生活状态,没有一个女人受得了。
  
  突然沉默了下来,唯有路边仅余的几盏灯从车窗上划过,移动间衬得黑夜更浓重。
  
  “东来啊……”李达康突然又开了口,声音如同梦游一般,听似有气无力,其中却是撑着一杆脊梁,硬挺挺的。
  
  “嗯?”赵东来应了声,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如同搭讪一般的话从李达康嘴里说出来却是一点情趣都没有。
  
  “是,李为民出逃的那个晚上。”赵东来回答,一边点着头,内心感叹了一下自己居然那个时候就被李达康记住了。
  
  “我说的是再早之前,比这个还要早一些的时候。”李达康皱着眉头,依然没有睁眼,虽然窗外的灯光闪的他很不舒服。
  
  “再早之前?”这下轮到赵东来周起眉头,他认真思索着,最后摇摇头,“我不太记得了,李书记给个提示?”
  
  李达康有些抓不住脑子里一闪而过的那条线,仿佛是大脑某个禁区中的一缕残香,偶尔出来撩动着他的思绪,却又在他回过神来想要抓住的时候跑回了他找不到的禁区中。
  
  “我就是因为不太清楚,所以才问你。”李达康回答他,被这一弄稍微有些烦躁。
  
  “李书记,不然您还是先睡会儿。”敏锐地察觉到了李达康的烦躁,赵东来开口,“到市委大院还需要一段时间,您先休息吧?”
  
  “……”,李达康眨了眨眼睛,看着窗外的光打在赵东来脸上,光暗分明,将他的五官切割的更加立体,“等下到了记得喊我。”
  
  “好。”赵东来点头,过了几分钟后在抬头看车内后视镜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歪着头躺在车后座上,胸口处富有规律地起伏着,因为睡着了,整张脸都放松了下来,难得的清闲感。
  
  车子缓慢地驶入市委大楼,赵东来将人抱了起来,从他的口袋中掏出了钥匙开门。
  
  他知道最近这人有多累,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去喊醒他,决定自己抱他回市委宿舍。
  
  被抱起的人整个蜷进他怀里,看起来格外软,和在外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
  
  为自己看到了这样一幕勾起了嘴角。
  
  赵东来将人放在了沙发上,随后站到一边,不知该不该叫醒这人。
  
  或许就这么让他睡着?
  
  想是这么想的,李达康的眼睑动了起来,像是被蛛网囚住的蝴蝶挣扎着要逃脱般——最后却是失败了。
  
  就在赵东来以为这人又睡过去的时候,那双眼睛倏得张开了。
  
  那里面清明的很,没有一点因为刚睡醒而涌起的朦胧。
  
  “李书记?”人类自古便有察觉危险的能力,那是一种本能反应,正如同赵东来现在悄悄往后退去的步伐。
  
  “李书记——”坐在沙发上的人勾起了嘴角,其间的邪魅意味晃了赵东来的神,那人伸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
  
  “他已经睡着了。”
  
  ——tbc——

评论(33)
热度(70)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