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沙李AU/方陆无差】Hit and Run (5)

(沙瑞金×李达康

方坤×陆桥山×方坤

短更一发找找感觉

差点儿把赵瑞龙打成赵子龙……

总觉得之前想好的东西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要死了_(:з」∠)_

ooc属于我)

  【沙李AU/方陆无差】Hit and Run (5)
  
  ——酒宴·上——
  
  〈沙瑞金 陆桥山〉
  
  把他们两个喊到酒宴上是赵瑞龙的意思。
  
  而其过程不过是赵瑞龙晃着装了些酒的高脚杯靠在沙发垫上,对着祁同伟说了句:“听说,你们局从上面要了个人来抓神偷?”
  
  然后祁同伟当天晚上就在饭后立刻给沙瑞金挂了电话,他说:“明晚的酒宴,赵公子也邀请了你们。”
  
  赵公子?沙瑞金虽没问,但也隐隐觉得这个称呼似乎有些奇怪。
  
  赵瑞龙的赵是赵立春的赵。
  
  而赵立春的赵是汉东局上任赵局长的赵。
  
  赵瑞龙是个官二代。
  
  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如果汉东局的人称他为“赵公子”的话,问题就大了。
  
  沙瑞金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不是因为祁同伟想要向自己透露些什么。
  
  或者说是一种试探。
  
  “口误?”陆桥山想了想问道。
  
  “只有这一点我是不会相信的,祁同伟不会口误,也不可能口误。”沙瑞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力,从他来的第一天和祁同伟对话之后,他就察觉到了,暂不论祁同伟的业务水平如何,他是一个好阿谀奉承的人,且不是一个乱奉承的人,在这之前他会做许多工作,然后奉承到一个恰好的点子上,让人明知是拍马屁却又乐于被拍马屁。
  
  所以口误什么的是绝对不会发生在祁同伟的身上。
  
  “那如果是试探的话,他是想要试探什么?”陆桥山盯着面前的凤梨酥和核桃酥有些难以抉择。
  
  “试探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沙瑞金实在看不下去陆桥山的纠结,伸手取走了核桃酥,将剩下的凤梨酥留给陆桥山,“如果我是个想要攀关系的人,或者说我只要流露出这样一点意思,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帮我和那所谓的赵公子牵线,做个人情给我。”
  
  “可惜你不是。”陆桥山耸耸肩,打开了面前凤梨酥的包装纸。
  
  沙瑞金顿了一下,看向因为凤梨酥的美味而眯起眼睛的陆桥山,笑了起来:“是啊,我不是那种人,我想祁同伟也应该感受到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从这方面来说沙瑞金还是挺佩服祁同伟的,见风使舵,懂得看人脸色这两个技能真是被他修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陆桥山看了下沙瑞金一副思考着什么的模样撇撇嘴,他觉着沙瑞金想的太多,但他不是很能理解沙瑞金这种一句话都要想出个几十种背后意义的习惯。对他而言,想的太多太深就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
  
  “那你说他,就是那个赵公子,为什么要请你去明晚的酒宴?”陆桥山吞下嘴里的凤梨酥继续扫视着桌子上的食物,发出疑问。
  
  “不知道。”沙瑞金直接表明自己的疑惑,想来也是,他也没见过赵瑞龙,虽然曾经听过赵瑞龙父亲赵立春的一些事迹,但毕竟也是常年在北京工作,并不知道赵家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还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一下的好。”沙瑞金想着,突然笑了起来,看的陆桥山背后一阵发凉。
  
  陆桥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沙瑞金这个笑容的时候,也是第一次见到沙瑞金的时候。
  
  那个时候陆桥山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表示友好的笑容。
  
  后来在那天的会面结束之后沙瑞金把从他的动作话语中体会到的性格完全剖析出来后,陆桥山在背后冷汗岑岑后终于知道那个笑容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看透一切的自信。
  
  任谁都不愿意被人看透、说透,那太透明了,仿佛一丝不挂的站于人前,令人难堪。
  
  不过还是希望这个赵瑞龙能被沙瑞金看透,看得越透越好。
  
  陆桥山这样想不是没有理由的——决然不是因为他的什么仇富仇官心态。
  
  只是他不服气。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陆桥山本着职业习惯——或者说是由他的职业培养出来的好奇心——立刻去搜集关于赵瑞龙的信息。
  
  无一例外,全是好话。
  
  这让陆桥山觉得奇怪,毕竟谁都不可能这样完美,并且没有更深层的信息。
  
  什么创业艰难史、乐善好施的精神……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赵瑞龙要不就是绝世圣人,要不就是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强大到能将任何不利于赵瑞龙的消息在第一时间遏制住。
  
  但陆桥山更倾向于后者,因此他也想剥开赵瑞龙的真是面目,看看这被化妆易容后的真相。
  
  “何况,我有预感,”沙瑞金双手撑在窗台上,看着外面风景的双眼闪着光,如同高悬于穹顶的烈日,“‘他’一定会出现!”
  
  这次陆桥山难得没有问这个“他”指的谁,因为他也清楚,毕竟他心里也想着同一件事,他相信,那个人也一定会出现在这次的酒宴上,哪怕赵瑞龙并没有邀请。
  
  这次绝对绝对要问出他的名字!
  
  
  〈李达康 方坤〉
  
  “关于赵瑞龙,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李达康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涌起了一丝苦涩,他知道,这是他心底那个他以为早已愈合了的伤口在作祟。
  
  撇了眼略显低沉的李达康,方坤差不多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方坤并不打算做着安慰或是其他什么。
  
  毕竟这不是他所能管的,李达康所经历的那些艰难时光他没有亲身参与体会过,哪怕是安慰也不过是一些客套,并不能发挥什么有效的作用,那么,与其做这些无用功,不如将这些时间用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更何况,六年前的那个李达康给方坤的印象太深,所以他相信李达康并不会再有一丝牵挂。
  
  他和李达康相识了十多年将近二十年,六年前的那个李达康却是方坤见过最失魂落魄的李达康。
  
  那不是李达康。
  
  或者说,那只是个冒充李达康面容的躯壳。
  
  站在他面前的李达康苍白着脸色,因为没有带伞而湿透的衣服贴在他仿佛只剩一个骨架的身体上。方坤撑着伞,看着伞外的人恍如是从另一个世界走来的。
  
  但在李达康开口的一瞬间,眼神却是变得格外坚定,好似在外飘荡了许久的灵魂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般,他说:“把你会的全都教给我吧,坤叔。”
  
  方坤在那一瞬间知道,李达康已经不再是李达康了,他已经将自己的心上那些残破不堪的旧伤全部撕开让闷在里面的脓水尽数流出重新结痂。
  
  这或许也是方坤这次并不担心的缘故。
  
  “我查到的最新消息是,明天晚上,赵瑞龙有个酒宴,在他的旗下产业山水庄园内举办大型酒宴。”方坤打开了放在手边的文件夹,从中取出了一张纸摊在桌上,“这是山水庄园的设计图。”
  
  “赵瑞龙这个人,太清白了,清白到每个人都觉得不对劲,却又揪不出毛病来的地步。”方坤又打开了第二本文件夹,翻到赵瑞龙的资料那一面指给李达康看,“你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所以这个赵瑞龙一定有极大的问题。”
  
  “这小子向来是个机灵鬼,不过,有些事情他怎么都瞒不了的,”李达康的双眼闪了闪,即使他已将所有的伤疤强行揭开再结痂,但有些事是流于血中刻在骨上的,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磨掉的。
  
  赵瑞龙便是其中一个。
  
  “明晚的酒宴,你就不要露面了。”方坤将设计图推到李达康面前,“到时候我混进酒宴中时刻注意赵瑞龙的动向,你去其他地方找找,看能不能找到赵瑞龙的什么尾巴。”
  
  “不过,明天或许你要关注的可不止赵瑞龙一个人。”李达康认真研究着山水庄园的设计图,尽力使这些东西装进自己的脑子里——毕竟他到时候可不能搜完一间拿出设计图看看,再前往下一间。
  
  “沙瑞金和陆桥山?”方坤笑了笑,“他们应该也算准了我们会去,所以明天,我们就光明正大地在他们面前转一圈。”
  
  毕竟现在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们两个是所谓的“神偷”,而这便是他们最大的优势。
  
  即使被看到脸了又如何?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白搭。
  
  “那你可要等我。”李达康将设计图塞进碎纸机中,“不过吧,要我说,那个沙瑞金……”
  
  “恩?”方坤等了会儿发现李达康没再说话有些疑惑地望过去,有些惊讶于李达康脸上的怀念之感。
  
  “他倒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李达康自嘲地笑了笑,“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吧……”
  
  方坤也终于明白李达康想要说什么了,无奈的笑着,听着李达康说出后半句话来——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tbc——

评论(4)
热度(42)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