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罗喜视角】交织(1)

◎越来越想看白羊一家四只咩住在一起的情景了哭唧唧
◎一切全是瞎掰
◎人物属于老车,ooc属于我
  
     做孩子和孙子的往往先观摩,而后产生敬仰之心,再由敬仰而萌生学习之念,并从先代遗传下来的素质中培育出自己的个性来。
                                          ——《魔山》

  (1)
  
  罗喜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醒来的时候是星光暗淡的夜晚,年仅八岁的罗喜揉了揉眼睛,好奇自己为什么在偷练从白羊座圣衣里看到的星光灭绝时会突然昏倒。
  贵鬼大人一定很紧张吧。罗喜吐了吐舌头,这么想来她还要想个借口和贵鬼大人解释一下为什么自己会练习这个招式。
  
  但是很快罗喜就发现了不对劲——她并不是躺在床上的,或许这么说更让人惊恐一些,她是浮在空中的!
  
  对于死亡的恐惧瞬间席卷了全身心,罗喜害怕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你——醒了啊。”一个清亮的少年人的声音适时传来,像是黑暗中的火苗,让罗喜瞬间将眼泪咽回眼眶中去。
  循声望去,半长发的男孩手持着一根细长的蜡烛看着她,火光的映射下,男孩的瞳孔黝黑,其中仿佛有微弱的星光闪烁。
  我……刚开口,罗喜就又急了——她发不出声音。
  “无法出声……吗?”男孩似乎有些失落,低垂的眼睑将眸子里的星光尽数敛去,“那——”男孩开口,声音里带着隐约的试探,“我,可以和你说话吗?”
  或许是被周围的寂寞侵染,直到看到那双眸子爆发出明亮的光芒时罗喜才反应过来自己点头了。
  “你好,我叫穆。和穆的穆。”
  
  
  
  罗喜又一次见到穆望着星空发呆。
  蹑手蹑脚地飘过去,想要出其不意吓人一跳。想到穆被吓到后的反应,罗喜难以自抑地笑了起来,幸好自己这副模样是发不出声的,不然肯定立刻露馅。
  “哇!”虽然发不出声,但罗喜还是大张着嘴好让自己看起来吓人一些。
  但那紫发男孩也不过是眨了眨眼睛,随后笑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呢。”
  根本就看不出来被吓到了好吗!罗喜有些不忿,叉着腰飘到男孩面前,一脸气鼓鼓的模样让穆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捏她的脸蛋。
  手伸到一半,突然顿在空中,穆有些尴尬地把手缩了回来。
  
  穆是触摸不到罗喜的。
  
  
  
  罗喜醒来的第二天一早,她就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所在地。
  似乎是嘉米尔的高塔。说是似乎是因为这里有一些物品的存在以及摆放与罗喜印象中的不同。
  但是从窗口看出去又和记忆相重合。
  罗喜难得转起自己的小脑瓜,得出了一个让她惊讶至极又不得不相信的结论——这里是曾经的嘉米尔。
  如果是梦的话,过了十二点也应该一切回归正常吧。罗喜看着自己仍然透明的双手吸了吸鼻子,大眼睛一眨满当当的泪水就涌了上来。
  
  “哎,你怎么了?”看起来像是刚刚练完晨功的穆还没来得及擦掉额头的汗珠,就急切地询问罗喜,“你、你别哭啊。”
  如同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平静的水面,漾起了一圈圈波纹。穆看着自己想要拭去面前女孩眼泪的手,抿了抿唇:“你别这么伤心了,我——”穆苦笑了下,“碰不到你啊……”
  
  那算得上是罗喜第一次直面男孩的模样。阳光下的男孩带着和夜晚烛光下的他不同的光芒。
  
  如同最甜美的葡萄一般的紫发,比春草更青翠的绿眸,隐藏在嘉米尔常年风雪下白皙的肌肤。罗喜直觉自己是见过他的。
  
  见女孩终于停止了哭泣,穆斟酌了一番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也是嘉米尔族的人?”
  
  罗喜知道他问的是自己那和他一样的,代替了眉毛的红点。
  点点头,罗喜看见男孩终于露出了一个同他这般年纪应有的笑容。
  “能再见到族人——不管是人还是灵魂——都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啊。”穆继续问道,“我今年七岁,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大?”
  点头。
  “虽然很冒昧,但是你——是已经长眠了吗?”
  摇头。
  “不是已死之人?那——”
  罗喜歪着头看向皱眉思考的男孩,皱起眉头的样子使他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
  下意识地,罗喜伸出手按住他的眉头,似乎是想要揉开紧蹙眉头的手穿了过去。
  
  像是有什么温和的力量透过眉心涌向全身,穆吓得一颤,抬头看向罗喜:“啊,不好意思,是我想事情入迷了。”
  罗喜摇摇头,随后又做出皱眉的动作,再摇摇头,双手跟着摆出交叉的形状。
  “是——不喜欢我皱眉?”穆根据罗喜的动作猜测,看到女孩点头的模样笑了起来,“好,那我以后就不皱眉了。”
  
  
  
  碰不到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鼓着脸的模样实在可爱。
  穆将原本要伸出的手握拳掩在嘴边,低声笑了起来:“要是我能活到那个时候……真想收一个像你这样可爱的弟子呢。”他的声音很低,罗喜没能听清,只隐约听到“活到”“弟子”之类的词。
  虽然很想问一句“刚刚你说了什么”,但鉴于自己发不出声,罗喜只能耸耸肩放弃。
  
  “罗喜。”穆突然开口,吓了罗喜一条,她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终于笑得同他年龄一般纯真的男孩,“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
  
  穆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子时,询问她的名字时她说不出也写不出的样子,感到有些遗憾。
  
  “但是我觉得,在这个时候……”男孩低头,用垂下的刘海暂且遮挡自己尚不能很好的掩盖的痛苦之色,“能够在这个地方遇到你,或许是我的幸运吧。所以想叫你‘lucky’,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罗喜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对着男孩笑着。
  lucky。
  我很喜欢。
  穆看见面前的女孩尽量张大着嘴放慢速度,一字一顿地说着。
  
  ——tbc
  
  §总觉得贵鬼喊“罗喜”的音很像“lucky”,就这么脑补了一下,可能有误。
     §看了冥王神话和欧米伽之后发现果然星矢那版的黄金圣斗士从感官上来说是最弱的,不过考虑到年代感还是觉得既然能是黄金,还是唯一一代搞死哈迪斯的总不会弱到哪里,只是当年老车太过于强调五青铜了。

评论
热度(8)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