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罗喜视角】交织(2)

★满口胡言,不出意外再两章完结

★大概是一个由罗喜链接的白羊一家三口的故事

★穆先生真真是心头白月光啊哭唧唧

★人物属于老车,ooc属于我


  (2)

  罗喜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人。

  棕红的发,宽大的斗篷。

  “贵鬼大人……”她张了张嘴,轻声道,随后便看到男人欣喜的表情。

  “罗喜,你终于醒了。”男人难以保持一如既往的温和表情,眼角眉梢都是欣喜。

  我这是……罗喜缓慢地拾起模糊的记忆,回来了?

  但那阵困顿依然拖着她的意识滑向黑暗,犹如湿腻的藤蔓,不死不休地缠着她。

  “罗喜,别睡,我马上帮你驱逐困意。”贵鬼起身,没有穿圣衣的身上逐渐覆上一层金黄的光芒,温暖如太阳。

  

  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的光芒,如此耀眼、温暖。

  

  罗喜努力保持着清醒,看着面前将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贵鬼大人。不知是脑袋仍不清醒,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情绪,那双清澈却仿佛是包含了人世痛苦的绿色眼眸就那样闯入眼帘。

  

  拉住自己意识的藤蔓缩得更紧,像是要使她窒息般。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气力,罗喜突然伸手拉住了站在床边的贵鬼的衣角:“贵鬼大人,对不起……”她听到自己这样说,“罗喜……”

  包裹着贵鬼周身的金黄光芒暗淡了下去,犹如落山的太阳。

  那双棕色的眼眸盯着她稚嫩的脸庞,男人双唇嗫嚅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涌到嘴边的话。

  贵鬼想,他似乎知道罗喜想说什么。

  

  在那遥远的时空深处,还有一个孤独的男孩儿在等着她。

  

  看着罗喜再次陷入沉睡中的睡颜,贵鬼伸手撩开罗喜的刘海,轻轻在女孩儿的额头上亲了亲,动作轻柔的恍若遥远记忆中某个紫发青年。

  

  谢谢你。贵鬼说。

  

  

  

  男孩儿坐在一堆浮空的石头中间,汗水浸透了他身上的衣物。

  漂亮如碧湖的双眸被眼皮隐藏其下,透亮如葡萄般的发丝因为汗水粘在脸颊两侧。

  这种对于念动力的修行方式罗喜并不陌生,毕竟她也是这样修炼的,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能力只堪堪达到紫发男孩儿一半的程度左右。

  

  也不知道男孩儿这样坐了多久,浮石突然移动了起来,在空中快速移动,每一块浮石都在其他的移动浮石间穿梭着,看似快速地移动中却没有发出一丝碰撞声。这是对于念动力精细程度的修炼。

  

  罗喜几乎看呆了,她张着嘴呆愣地看着坐在浮石中央的男孩儿。

  她从没想过这样的一个看起来年仅七八岁的男孩儿对于念动力的运用竟达到了这样成熟的境界。

  

  终于,男孩儿有些支撑不住这样庞大的念动力支出,在两块浮石的轻微摩擦后,速度越来越快的移动浮石整个溃散。男孩儿脸庞上的汗水早已如溪水般流淌。

  

  罗喜急忙赶到男孩儿身边,看着男孩儿由于过度压榨自己的潜力而略显惨白的脸颊——穆——她轻声唤到。

  哪怕没能发出任何的声音,但她知道,穆已经感受到了。

  

  翠绿的眸中含着整个春日的生机。

  那是新芽破土的欢欣。

  

  “罗喜,”穆低声说着,声音清亮如铃,“早上好。”他说,一如之前的每个早上。

  

  

  

  

  高塔内多了个小饰品,相较于罗喜前段日子看到的,她倒也不清楚自己那几分钟的“醒来”在这里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是一块石头制的饰品,一只白羊,盘着腿温顺地跪坐在地上,巨大的羊角因为头枕在前腿的姿势而不带任何攻击性。

  

  “这是我昨天刚做的,”穆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罗喜回头去看他,男孩儿结束了晨练并换上了新的衣物,尚未干透的发梢证明了他刚刚沐了个浴,“是……”男孩儿突然顿了下,一股难言的痛苦突然席卷了他,还未等这份痛苦感染到身周的空气时,男孩儿即使抑制住了,“是老师教我的,以念动力为刃。”

  穆伸手摆弄了下白羊的大角,嘴角颤抖了很久,最终还是笑了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后面的话太轻,还未出口就被高原的风卷散。

  

  是想给老师看吧,罗喜想,不过,还挺想知道穆的老师会是什么样的人。

  能教出这样厉害的弟子,一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吧。

  

  不过肯定比不过贵鬼大人。罗喜转念又想,毕竟贵鬼大人在她心中可是永远的第一呢。

  

  要问贵鬼大人有多厉害,罗喜肯定会拉着你畅谈三天三夜说不重样。

  例如贵鬼大人的水晶墙有多坚固,贵鬼大人的星光灭绝有多闪耀,贵鬼大人的星屑旋转功有多让人眼花缭乱。最后,罗喜一定郑重其事地清清嗓子告诉你,贵鬼大人最最厉害的,是他那能将死去的圣衣起死回生的神奇能力——圣衣修复。

  

  你问贵鬼大人是哪里学的?罗喜皱了皱眉,最后摇摇头,不知道呢,贵鬼大人也没有说过自己的老师,可能是贵鬼大人自己悟出来的吧,毕竟贵鬼大人那么厉害。

  

  或许是这样的印象根深蒂固,罗喜才会在那片星光遍布天空时露出这样惊恐的表情。

  

  那个故作神秘说是要给她一个神秘礼物的男孩儿正站在她身前,眉眼弯弯地看着她:“磨合了几个月,终于完成了,本来想昨天就给你看,但是你昨天没有来。”穆握着手中的漫天星光,笑得温和。

  

  “我将它取名为星光灭绝,好听吗?”

  

  ——tbc


评论
热度(6)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