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小吴老师
我永远喜欢嘎嘎
我永远喜欢eason
我永远喜欢卡缪
我永远喜欢时辰papa
我永远喜欢大公

【言许】枯木(1)

◆补完剧情的我终于还是克制不住对这一对下手了

◆满纸胡言

◆言许言应该是无差的

◆在人物尽量不ooc的基础上ooc

◆人物属于狗叠,ooc属于我

  (1)

  

  他应该是Ares。

  宙斯与赫拉之子。

  杀戮与战争的人格化。

  

  谈判的结果不必听他们也明白。

  

  李泽言站在所谓的重症监护室门口,等着梁季中和白起——他猜测白起也在里面是因为要防止一个不小心谈判双方中的某一方被另一方掐死——出来。

  不得不说特遣署的医疗院在日常维护方面做的还是很好的。门打开的无声无息,并没有听到意料中转轴转动时的“吱呀”声。

  

  梁季中依然是一副平静到让人看了觉得自己欠他钱的表情,跟在他身后的白起轻轻带上门,不知道是不想打扰到病房中看起来似乎身上开了几个口子的人是他替身的许墨抑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谈判很顺利。”梁季中开口,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脸上没有其他表情,似乎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事实也正是如此,或许是为了迎合大佬讲话总要有些不必要的停顿这个设定,梁季中等了三四秒才继续道,“你们小队目前的任务就是看住他,等他恢复了之后编入你们小队。”

  李泽言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周棋洛脸上一定是一副“看吧我说什么了”的表情。

  

  等梁季中走后,周棋洛才开口:“所以说,这场用脚趾头想都猜得到结果的谈判究竟有什么意义。”

  李泽言扫了他一眼:“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人类总是过于在乎从口中吐出的约定,哪怕知道这可能只是个谎言。但谁都无法免俗,包括梁季中。

  “那可是Ares。”周棋洛又说,他的意思在场的三个人都明白。

  李泽言透过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往里面看,那个在战争最后被他捡到时已经中了三颗子弹不知断了几根骨头的男人闭着眼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几乎快要融入床单和被褥中。

  看起来脆弱憔悴的不行。

  

  但也仅限于看起来。

  

  他们都相信,只要那个男人想,随时能够起身以一己之力离开这个地方。

  重监室和特遣署并不能困住他。

  

  Ares即使死亡,也是带着战争的血腥味。

  

  “明天我来替班。”白起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走的匆匆,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去Queen那里一样。

  周棋洛脸上很明显地写着“呵男人”三个大字,然后转身拍拍李泽言的肩膀:“我还有个通告要赶。”

  带着耀眼银发重回娱乐圈的大明星耸耸肩,对李泽言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呵,男人。

  

  

  

  许墨并不是很想睁眼。

  他太累了。

  

  这句心声要是被B.S里那些人听到估计会惊讶地下巴脱臼一片。

  毕竟他在外一直是“工作八小时,待机五分钟,熬夜不脱发,不吃也能活”的这种人设。

  

  但是他说到底还是人,所以不可能在身中三颗子弹外加小腿骨折肋骨被打断两根搞垮B.S并躲避特遣署搜寻五小时后还能生龙活虎,哪怕他已经在接受手术后躺在病床上睡了一天。

  他不想睁眼是有理由的。

  只不过床边那个人看他的眼神实在是过于赤裸裸了。

  

  李泽言想了很久才决定进的病房。

  原因当然不是病房外太冷没有暖气。

  他是担心病房内这个看起来似乎下一口气就要断掉的人一时脑子不清醒撤掉身上的一堆仪器翻窗出去重振B.S然后带着2.0升级版来搞垮特遣署。

  

  哪怕这是在四楼,李泽言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有必要的。

  

  “李总放心,我不会逃的。”躺在床上的男人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眼眸中是无法掩饰的疲惫。还没等李泽言防备起来就听到男人继续道:“没有侵入李总的大脑,毕竟李总的面部表情丰富到几乎把所有心事都写上去了呢。”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的面部表情丰富。李泽言不受控制地挑了下眉:“我以为你会死在那里。”

  这话听起来冷漠至极,但许墨知道他说的没错。

  毕竟他最开始的计划里就没有自己搞垮B.S后的生活规划。

  有些难受地移动了下几乎要僵掉的手臂,许墨艰难地调整了个让自己舒服一点的姿势,并没有开口接话的打算——毕竟李泽言用的也不是疑问句不是?

  

  “为什么?”

  

  李泽言的这个问题让许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清楚自己要回答的是为什么没有死在那里还是为什么要死在那里。

  虽然从他们两人在战前那一触即发的氛围来看他应该回答“是因为李总救了我所以我才免于死在那片废墟里的悲惨结局”并顺势感谢李泽言的救命之恩,哪怕这样的回答有悖于他的真实想法。

  但是从李泽言问话的语气和目前的神态来看,他似乎应该思考如何回答“为什么要死在那里”这个问题。

  

  许墨觉得能根据李泽言的语气判断其中所包含的意思的自己可能真的是脑子不清醒。

  要不就是李泽言疯了。

  

  而鉴于李泽言曾有一段时间是自己的赞助方,出于所谓的感恩情绪,许墨更倾向于是自己目前糟糕的状态使得他的脑子混沌到不行才会误会了李泽言的意思。

  

  “我想再休息一会儿,”许墨总算是开了口,嘶哑的气音和眼底的青黑很好的印证了这句话的真实性。

  或许等自己再休息一会儿,等自己的脑子足够清醒后他就能够和李泽言进行一场稍微正常一些的谈话。

  毕竟他在刚刚和梁季中的谈判中用掉了太多的脑细胞。

  

  至少睡一觉后,自己就不会因为这种暧昧的语气而昏了头脑。

  

  “我问你——”李泽言的声音再次响起——许墨从没发现李泽言的低音炮居然这样催眠——他的声线里已经带上了一些不耐烦,和战前那个霸道严谨一丝不苟的华锐总裁没什么两样。

  正当许墨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默默庆幸李泽言居然没有什么变化时,他听到李泽言说出了后半句话。

  

  “为什么要选择死在那里。”

  

  哦吼?许墨克制不住自己,露出了一个够傻的表情。

  

  李泽言终于疯了,他想。

  

  ——tbc

评论(6)
热度(31)

© 一口酸毒奶 | Powered by LOFTER